特邀剧目| 好戏开场,且看台前幕后的那些事儿……

2018年10月19日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

Day 2

昨晚乌镇戏剧节正式开幕,当晚史无前例地同时上演了5部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分别是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导演的全新舞台巨制《茶馆》、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作品《北国之春》、德国著名剧院塔利亚剧院的《黑暗中的舞者》、李建军导演的《大众力学》以及澳大利亚现实题材作品《沙漠傍晚六点二十九分》。好戏开场之后,台前幕后分别上演了怎样的精彩,客官莫急,且随我们来逐一揭秘……

茶馆

由本届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导演的全新舞台巨制《茶馆》,是“人民艺术家”老舍最具人类高度的经典作品,孟京辉用极其当代的方式令观众卷入《茶馆》的当代美学风暴。首演当晚,1000多名中外观众,见证了中国当代戏剧美学跨时代的一刻。

《茶馆》剧照

《茶馆》剧照

《茶馆》剧照


《茶馆》剧照

主演自述

陈明昊:“就一个字儿:干!”

中国国家话剧演员、导演,蛇槃兔剧场艺术总监

/星座:狮子座/

剧中饰演:常四爷

演员和导演之间的关系是——导演制造一个“场”,演员的身体、思维全都要在这个“场”中,包括对灯光, 对舞美的敏感度,都要在其中。

这一次排练的创作过程,大致上来说是演员首先有一个方向,演给导演,导演感知之后再获得灵感,整个过程中我们彼此不断超越与追逐。

这次最有意思的是与其他几个主演在一起喝酒聊天,挺通透!演员之间的交流很重要,需要相互信任,我们都挺单纯的。

韩青:“戏剧舞台挺好玩儿,世外桃源般。”

中国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

/ 星座:巨蟹座 /

剧中饰演:秦二爷

我对《茶馆》的感情与大家相同,在我心中它绝对是高山仰止的圣殿。当孟京辉告诉我要排新《茶馆》时,我就一个字“好!”他的风格定与别人不同, 他敢“胡来”!当然我们也充分相信他。

在他的戏剧舞台上强调的是演员的勇敢,打破其安全表演防线,逼迫我们处于一种“不安全”的状态,甩掉所谓的角色和技巧。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一次创作的困难之处不是在塑造“秦二爷”角色上,而是怎样去盖一个新的 “茶馆”。“秦二爷”代表的是历史变迁, 他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实业救国先驱,但有些时候单单凭一腔热血根本是不 够的,拥有理性、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才,更重要。戏剧是一种文艺操作, 没有任何机械化目的的叠加,能亲身 参与到这个“离经叛道”版本的《茶馆》 当中,是个很有意思的体验!

齐溪:“冒险而大胆的存在 ”

中国优秀的青年演员

/ 星座:处女座 /

剧中饰演:一个来自茶馆心理世界的女性角色

《茶馆》是激烈的快速的冲撞的匪夷所思的,它不在我们计算、意料范围之内,还是挺奇妙的!这部戏工业感、科技感很强,比如钢筋铁架的舞台设计。这部戏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

每一个人在时代面前都是极其微小的, 也许转眼就会被别人忘掉,这是个挺 悲伤的故事。在我看来,不同的时代过去了,人们只能挥手并展望,这是时间在流逝。这部戏更多展现的是时间、人的梦境和幻象种种。

对于角色,我满意但不满足,因为我饰演的角色在之前的《茶馆》中是不存在的,就像德国戏剧构作塞巴斯蒂安·凯撒说的那样——像个小小的神仙般,微妙的存在。因为特别小的东西能特别容易进入人脑袋里。

这一次,导演和戏剧构作着重强调女性的觉醒,反映强悍的女性反抗,很符合时代精神。我的角色应该是比较女性的、偏私人化的,感性的那一抹吧。

刘畅:“一直都很挣扎”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主力演员、青年导 演、摄影师、黑猫剧团团长

/ 星座:双鱼座 /

剧中饰演:刘麻子

每一部戏都会有挣扎的时候,但是《茶馆》这个戏会更强烈一些,我一直在找,一直在挣扎。原来刘麻子的角色是相对单一的,但是现在它要比原来丰富 得多,做的事情也更多。

在扮演刘麻子的过程中,我加注在他身上的是一种自我的面对,每一个人都会有善恶,但是有的时候你不承认自己会有邪恶的那一面。

任何一个作品没有思考的话,都不会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作品。我们排练,从没说定下来这个戏就这么演了,把它演好演熟练就完了,所有的东西其实都是在寻找的一个过程。到最后可能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了,挺痛苦的。 但孟导喜欢的东西对我的影响很大, 我们的审美观念是同路的,他们说我像导演肚子里的“小蛔虫”。

丁一滕:“我自己挺嗨的。”

青年演员、导演

/ 星座:天蝎座 /

剧中饰演:唐铁嘴

唐铁嘴本身是一个算命的,他好像能预知天命,这种特质我觉得在这个戏剧当中特别重要,这个人物好像有一种参透的能力,一眼看到事物的本质。

我是用吟唱的方式来唱出这些人物的, 这是我的一个工具,是我的嗨点。你 会在这一版《茶馆》里看到一个游吟诗人一样的唐铁嘴。

排练期间,有一天导演发给我一个很长的微信,想让我运用我在外面学的东 西,用我自己的能量去带动这个集体,那我就去毫无保留地去释放,我觉得 这肯定也是我来这个剧组的一个职责, 我觉得非常幸福。

赵红薇:“我演的是谁?”

中国国家话剧院优秀青年演员  

/ 星座:狮子座 /

剧中饰演:康顺子

“导演我到底演的是谁呀?”是打我进剧组一直在问的一个问题,后来就被他们写到本子里变成台词了。其实大家都没有具体谁演谁,所以演谁都行,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我跟丁一滕在剧院排练时,总会窝在一个小走廊里琢磨戏,我管它叫“小 胖工作室”,十几分钟、二十分钟, 我们就能拿出一个新的想法演给导演看,不停地“交作业”,不停地被否定, 然后又重新建立。这个过程其实是挺痛苦的,但是交完以后,不管导演要不要,对我也是种释放。


北国之春

《北国之春》剧照

《北国之春》的故事将围绕一个在社会中丢失了自我意识、处于身份危机中的年轻人展开。在本剧中,男主人公发现一群陌生人和自己紧紧连在一起,并且这些陌生人开始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控制他,最后他不但丧失了理智和语言能力,甚至开始自我毁灭,直至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北国之春》剧照

在这部戏里我们不但能看到铃木忠志有关他认为的身体理论——人的内心和外表不一定是一致的。还能看到他对人性的讨论。在剧中,男主人公不停的在和心中的陌生人对话,看似和这些陌生人是对立的状态,实则是为了逃避自己的罪恶。然而,如果人的内心膨胀起来,最后连自己也会被吞噬掉的。

《北国之春》剧照

专访导演铃木忠志

您再次来到乌镇,觉得这里有什么变化吗?

这里变得更热闹了,也更繁华了。走在街上,感觉更有趣了。

您最喜欢乌镇什么时刻的哪个地方呢?

黎明时的街道。那个时候大家都没起床,安安静静的,光一点点亮起来的时候特别喜欢。

以前看过关于您描述自己生死态度的采访,觉得既浪漫又忧伤,您现在的想法还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其实人一生下来就应该知道自己会有死去的那一天。所以要想到为了死我们应该怎样生活,不能说我们反过来想我们还有很长的人生,并抱着这样的想法去生活。所以,我每次见到别人都会说我还有三年就要死去了,我要努力再做一些事情。

前段时间涂鸦教父 Banksy 在自己的画作被成功拍卖后启动毁坏装置,把自己的作品切成了碎片。不过拍卖行却把这幅被破坏的画作重新命名为《爱在垃圾桶》......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我没有兴趣。这种行为并不能称为艺 术。这个画家也很怪,如果你要想毁 坏自己的作品,为什么不能自己一个 人时毁坏呢,非要当着大家的面。而 那些拍卖和买画的人也都是为了钱。 但是这种行为和艺术是没有关系的。

在中国,有很多年轻人会认为自己很 “丧”,可是这样的年轻人还是会继续工作和生活着。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呢?

这样的人应该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最起码是没有一个愉快的目标。但是 年轻的时候应该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阶 段,所以年轻人还是要有一个远大的 目标,在实现自己目标的过程中,不 要怕别人嘲笑,哪怕这个目标只是自己的幻想。

在乌镇戏剧节有一个单元是青年竞演, 全部都是年轻人,他们会根据自己的信仰去创作。铃木先生对这些年轻人 怎么看?有什么建议吗?

从艺术上来讲的话,不要把人分成年轻的人和年长的人。年轻的人,如果做得好的话,那就是天才,跟年龄没有关系,大家都是一起工作的同事。 对那些年轻的导演们,不能跟他们说: 哎呀,你太年轻了什么的。如果作品非常杰出的话,那也是我的竞争对手啊,大家就会是一起工作的同志、朋友。 生理年龄很年轻的人,精神上也会很衰老,就像老太太。但是我不愿意成为老太太,所以我就过来做戏剧了,哈哈哈。

您对信仰这件事怎么看?

作为一个人来讲,必须要有信仰。这个信仰是要对人有用的,并且这个信仰无关金钱,不会给你带来烦恼。做戏剧也要有信仰,要和观众讨论关于人性的问题。

有人说您是“亚洲最帅的导演”,你认同吗?

那当然啦,完全认同啊,我认为自己还很年轻啊。记得要把这句话写上去啊。

他们怎么说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