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竞演 | 剪过这条梦想的彩带,你就是青年竞演的人了

2018.10.19

说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18组青年竞演选手首秀蚌湾剧场,戏剧之旅才刚刚开始。


蚌湾剧场门口的排队

中午12点,蚌湾剧场前的小广场便聚集了大批排队观众,今年青年竞演现场比去年预留了更多现场排队票,排队的戏迷们,欢欣鼓舞等待进场~


蚌湾剧场门口的排队

青年竞演开幕式

评委莅临剪彩


地点:蚌湾剧场门口

出席: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史航、周黎明

任务:剪开这条梦想的彩带,青年竞演正式开幕中午12点40分,青赛评委陆陆续续到了现场,马上要进行的是第六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的开幕式!赖声川老师送上祝福:“欢迎大家来到第六届乌镇戏剧节 青年竞演的现场,一年一度乌镇戏剧节的盛况都是你们造成的,所以,就开始吧! ”黄磊老师主持剪彩:来把我的彩带拿来,别掉地上哦!“1,2,3剪~”

Are you ready?

进场了进场了!


首先进场的是持有网络预约票的观众。


好消息,今年比往年增加了部分现场排队票,增加了现场排队观众的进场率,没有抢到预约票的戏迷们可一定要来排队哦!


现场排队的观众陆续领票进场。

今年首创

大屏直播


今年蚌湾剧场门口立了一块超大的LED屏幕,声音画面与剧场内同步直播,有不少不能进场的观众选择在室外观看场内青赛。


青年竞演的魅力,俘获一枚小戏迷!

好戏正式开场


今天进行第一轮竞演的A组剧目——G1《黑夜无栖》、G2《疯狂的鹦舞》、G3《哀鸟鸣》,和B组剧目——G4《彼岸的花开了》、G5《容错计算》、G6《自然死亡演绎》

G1黑夜无栖


Q:养了十年的狗和相处了一年的男(女)朋友,选哪个?

尹峥松:十年的狗。我知道它不会离开我,但她不一定。

Q:看到今年的命题新规则,你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

尹峥松:《白日梦》是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可后来觉得未免俗套,但还是偏好于用颜色来诠释形容词,再加上我一直想做与观众有互动性的戏剧,于是通过某天我无心的某一句吐槽带来的想法,就有了现在的《黑夜无栖》。

杨懿:天马行空,无所不能。特别高兴,心想再也没有限制了。但等到真的提笔的时候,完全没有想法,因为想法太多了,而且没有任何支点,没有了限制反倒是更难。那一个半月立了三个本,前两个都在自己思想的博弈中倒在沙滩上了,这是最后一个。

Q:来乌镇最大的期待是?

尹峥松:通过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期待见识到最新最前沿的戏剧动态,相信在乌镇更多的时间是去学习去体会,也期待会有很多人喜欢我们的戏,中意这部《黑夜无栖》。

G2疯狂的鹦舞


Q:为什么会想到叫“疯狂的鹦舞”,灵感来源是?

编剧: 剧中需要阴阳沟通的桥梁,想到用一只鹦鹉来代替,决定用鹦鹉作为阴阳沟通的“灵鸟”,想到鹦鹉就想到史航老师,后来干脆也把剧中女主角改成了“史姑娘”。

Q:剧组成员有没有谁有特别的“绝技”(类似我有你没有)?编剧:21岁初中才毕业。

Q:分享一个你们剧组排练时的趣事?因为剧名引发的各种玩笑 最初想叫“史姑娘寻仇记”,又改成“疯狂的遗骨爱跳舞”.,最后才确定为“疯狂的鹦舞”。

G3哀鸟鸣


Q:假设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是你的助理,你最信任谁,为什么?柏拉图,因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Q:你觉得女性的共同之处是什么?或者说,这个物种存在的特殊性在哪里?女人是神,是万物的起始。神有存在的意义,但多了,谁都受不了。

Q:为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善终”真的存在吗?

善终是活着的人的自我安慰。反过来说,人之哀鸣,到死时还要伪装成善言。善终永远不存在,也没有意义,因为你死了。

G4彼岸的花开了


Q: 用3个物品来描述你的灵感来源,and这样选择的理由?

徐家骏:蝴蝶 女友照片 《俄狄浦斯王》 蝴蝶让我想起庄周 女友的照片提醒我恋爱关系中的试探,《俄狄浦斯王》带给我一种宿命的无奈。

Q: 看到今年的命题新规则,你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徐家骏:真是为难编剧了。

刘恩岐:不担心,有编剧。

Q:剧组成员有没有谁有特别的“绝技”(类似我有你没有)?

刘恩岐:陈曦酒量惊人,不是很好,是惊人!赵明阳的腿不是很短,是惊人的短!徐家骏特别能睡,别误会,自己睡。金石浪,不是很浪,惊人的浪!刘恩岐点子多。

G5容错计算


Q:排练中印象最深刻的是?

导演 周萌宣:如何教一个纯直男体贴自己的妹子。

编剧 白惠元:排练中印象最深的是:“这真是我最后一次改剧本了。

演员 菁菁:男演员钢铁直男,经常排着戏就开始跟导演和我纠结男女相处之道了,欠着我们很多学费。

Q:现代婚姻与传统婚姻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导演 周萌宣:做决定的主体。在传统婚姻中,决定由家族决定,而现代婚姻中,决定(主要)由自己来决定。然而促成决定的主要因素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传统的决定因素在于家族的社会状况和经济状况,而现代则主要在于自己的(包括家族的)社会状况和经济状况。月亮底下并没有什么新鲜事。

编剧 白惠元:传统婚姻是盲婚哑嫁,愿赌服输;现代婚姻是合伙办公司,资产透明化。这不是鼓吹拜物教,而是说,我们的思维方式必然被我们所处的时代塑造。公平交易,等式计算,这就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婚姻真相。在现代婚姻中,我们因为理性而止损获益,也因为理性而告别爱情。

演员 菁菁:现代婚姻,看着开放了,但无形的桎梏多了;传统婚姻,我还是个小孩子,体验不足不好评论哈哈哈。

Q:面对痛苦,换作是你,会怎么做?导演 周萌宣:该哭就哭,该休息就休息,该发泄就发泄,该离开就离开,该放手就放手,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有一条叫做“永恒的睡眠“的道路可以选择。

编剧 白惠元: 如果我知道该怎么做,就不会写这个剧本了。戏剧的动人时刻在于“选择”,而悲剧的动人时刻在于“怎么选都错”。

演员 菁菁:若心里无法承受,就放自己自由,做个琼瑶女主;若心足够强大,对爱对生活的态度可能会天翻地覆一番,然后还跟剧中人走一样的路吧。现代人看着更自由、选择更多,无形地对自己的逼迫与隐忍也更多。我不觉得剧中女人的结局是消极的悲凉的,那是一个现代女性的选择,让人看后会去想在自己的生活中如何计算?是否计算?容得下什么,容不下什么。

G6自然死亡演绎


Q:你最希望观众通过这部作品去思考什么?或从中得到什么?

胡璇艺:在自己的价值观里,什么样的死亡可以被称之为“自然死亡”。

李昊伦:我最希望觀眾從自然死亡演繹這件作品中,能夠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假如今天有兩個選項一定要做出決定,一個是現在馬上從世界上消失,但卻能夠被世人永遠記得;另一個則是默默無名的過一輩子,但有足夠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完成的事。你會選擇哪一個? 為什麼?

Q:若一个人身患绝症,该不该按下他生命的快进键?

李昊伦:我個人活在這世界上的座右銘為及時行樂,所以假如今天我患了絕症,那我會想運用生命中剩下的時間來完成我的遺願清單,因此我覺得按下快速鍵是一個不明智的決定。

Q:死亡和被遗忘哪个更可怕?

胡璇艺:我不怕别人死,但怕自己忘了别人。

李昊伦:我不害帕死亡,但我害怕被遺忘。一個人生活了一輩子,要是死亡後沒有被任何人記得,那豈不是白活了,彷彿這世界上沒有留下自己存在的證據。

MORE

赛程预告还不赶快收藏起来!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