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对话精选|艺术作品是一个心灵通往另一个心灵的桥梁

乌镇戏剧节Day7


今日份小镇对话现场火爆,

从早晨七点钟开始评书场外就开始排队等待,

峰会的气氛也非常高涨,

来到现场的朋友们一定不虚此行!




1

舞台姐妹


       10月25日10:00-13:00,峰会《舞台姐妹》在昭明书舍明议厅举行。“巾帼不让须眉”,在戏剧领域,女性不仅在舞台上熠熠生辉,同时也是幕后的主力军。本次峰会邀请特邀剧目多位女性导演、创作人、制作人,从独特的视角讲述人物塑造和艺术秉性,为戏剧的艺术形式注入新活力。

01

对话嘉宾

田沁鑫(主持):《狂飙》编剧、导演,本届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

周黎明(主持):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评委。

凯特·福莱尔:《如果墙能说话》导演,位移剧团创始人和艺术总监。

克里斯蒂娜·卡斯特蕾:《如果沉默知晓》导演,阿根廷自由剧院创立者。

布鲁娜·古斯贝缇:《如果沉默知晓》制作人,女演员,戏剧教师,拉迪淇剧团联合创始人。

凯特·戴维斯:《圣女贞德》主创,乌合之众剧团联合艺术总监。

艾玛·瓦伦蒂:《圣女贞德》主创,乌合之众联合艺术总监与联合运营总监。

周可:《枕头人》导演,话剧、音乐剧导演,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教师,上海可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

马玥:《大餐》导演,戏剧导演,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讲师。

渣文渊:《第十二夜》导演,现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生在读。


02

对话精选

 

田沁鑫

关于女性的细节和话题,今年我们并不是因为赶潮流,真的是缘分。我们今年的主题是“明”,“明”代表着日月,就是阳;明在乾,就是讲乾坤,乾为雨露播撒,阳光给予;月为阴,灵性、浪漫、神秘,乾坤呢,坤为地:博大、包容、厚德载物,日月是有非常好的象征的中国文字,这两者相融合才能构成非常响亮的名字。从视觉来说,“明”就是照耀的意思。正因为今年的主题是“明”,我们设了这样一个女性主题的峰会。


克里斯缇娜·卡斯特蕾


我在戏剧行业已有50年左右的工作历史,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今年66岁了。年龄在戏剧里面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作为一名女性,年龄对于我来说也是真的非常重要的。这一点体现在我们和演员合作的时候,也体现在我自己的创作中。


周可

在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具有雌性和雄性两面,而我们不能拒绝任何一部分,比如说有些男性有一些甚至超过女性的细腻。在我的身体里却是另外一回事,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我是从小是被大打到的,我是有一种非常男性的心理,但是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温柔的女性。


艺术作品是一个心灵通往另一个心灵的桥梁。


通过艺术作品,我们内心当中那种黑暗的隐秘找到了一个通道,得以释放,但究其根本是因为我们内心里面,有那个最柔软的,最温暖的部分。所以无论是选择题材、角色,或是选择表现形式,我们可能会带着自己的性别特征去工作,但这不是成为我们可以炫耀,或者可以依赖的唯一的东西。


我认为对于所有的观众来说,他们应该直接从戏剧当中获得信息,而不是先了解导演想说什么、演员他们想要表达的什么。每个人有权利走到剧院从自己的视角去感受。


布鲁娜·古斯贝缇

一部作品创作的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在此之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偏见就产生了。虽然我们自己觉得是用平等的方式来表达的,但是对于观众来讲,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全男性演员来演的一个女性导演的戏。所以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事情是要通过我们的戏剧工作来构建一个桥梁,可以把男性和女性连接起来,取得平衡。当然在其他的领域里面也同等重要。


今日正好是《如果沉默知晓》导演克里斯缇娜·卡斯特蕾的66岁生日,对话嘉宾一起为她庆生,希望她能在乌镇戏剧节度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表演中的自我

2


      10月25日10:00-12:00,《表演中的自我》在评书场进行,神秘嘉宾何炅、音乐家黄舒骏亲临现场,与黄磊老师一起,探讨表演的艺术。

01

对话嘉宾

黄磊(主持):乌镇戏剧节发起人、总监制。

何炅:中国著名主持人。

黄舒骏:歌手、作家、制作人。


02

对话精选

何炅


当你听取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就把自我放弃了?当你沉静在角色里面的时候,或者是投入的时候,换个词就是忘我,忘我要忘到什么程度,我觉得赖老师曾给了一个很好的分寸感,就是你不把自己夯实,还妄谈什么跟观众交流,跟对手交流,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个时候你连自己都做不好,那个就不叫什么第二自我,那个就叫分心了。所以,你自我必须夯实,这个坚实的基础打好之后,你才有可能做到所谓的用另外一种角度,来更达观的去看台上和台下发生的一切。


我希望大家多去表演,或者多去欣赏表演,因为戏剧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一个人有多复杂,有多少自我,我们自己其实不知道,当你作为观众的,看到一个角色在经历一段奇妙的人生,突然某一个点打动你,那不是你被他感动,你一定是被自己感动,是因为你的那个自我被发现了。比如有一天你在路上走,突然遇到了一件小事情,在你心灵种下了一个阴影,舞台上发生的事情,把你那个自我唤醒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自己和开拓自己世界的过程。



黄磊

在表演创作当中会忘我,但是忘我非常短暂,叫瞬间。瞬间不能用具体的时间数字来形容,到底是一秒、两秒、零点一秒。但是会有一刻,突然,你以为的“我”,在进行自己控制的“我”不见了,另外一个“我”跑出来。你没有想管,因为管不了。那个“我”就冒在心灵或身体中,但是一下子就消失了,但是那一瞬间很快乐、兴奋。


我有一天和孙莉在演《云之凡》和《焦裕禄》,演完后我拉着我老婆的手往下走,走着走着我忽然说:咱俩这个生离死别,也算是演练了一遍。这一幕早晚会发生,我们先练习这么多次,将来发生的时候,不要演的太顺。我忽然觉得那个时候也像是表演,也有很奇妙的自我跳出来,当时并没有关注。


其实创意灵感、即兴是可以训练的。一是技巧的熟练,在创作范围你有一些方式很熟悉。但是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这样,是赠品。买一个电冰箱送一个电风扇,你不能说我今天来买电冰箱主要是为了得到电风扇。并不是为了忘我而去创作,而是在创作中达到了忘我。


灵感来自于不是灵感,不是要求,不是期待。所有的创作,与世上所有的美好一样,都不是期待,不是计划。就像乌镇戏剧节,每年的乌镇戏剧节也是我们的灵感,对小镇的迷恋,对青春的记忆,对这个行业,对文艺的热爱,于是就有了灵感。如果是你精心策划的,那就不叫灵感,一定不是。


无论你是看书、长跑、喝二两、多看戏、跑世界各地戏剧节、闭关思考,不管用哪种方式去贴近非创作中的自我,或者去累积创作中自我最厚重的那部分,你都要忠于你自己,自在舒服。你的自在舒服,最终会不会成为创作中的部分,你不要担心,灵感有没有期待,这是第一。第二个把手机没用的软件删了,少看看各种需求的有的没的的新闻,把他们都屏蔽了,他们今天晚上吃什么与你无关。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