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探班:乌镇戏剧节今日首演剧目幕后QA全纪实

乌镇戏剧节第七天啦~

乌镇戏剧乌镇你们都看了几部戏呀

今天在会展中心3号水剧场上演

《狂飙》《这辈子有过你》

我们独家探班对主演和导演进行了采访




《狂飙》:

戏本妄言,我却认真

专访

《狂飙》主演、 青年演员   金世佳


我的创作生涯里,写艺术家,导演戏剧家的故事,这是第一次。剧本写于16年前。创作动因,中国话剧奠基人在做什么。排演目的,与观众分享我的发现,国歌词作者是一位天才艺术家。艺术家很重要,艺术家可以帮助大家改造生活。”

——田沁鑫· 导演的话


“红色”在整部戏中象征着什么?

红色是一种很热烈的颜色,田汉先生是一个火一般的人,他一直是在一个燃烧的状态里,红色象征着他源源不断的热情。他翻译王尔德的《莎乐美》,田汉先生特别喜欢莎乐美,因为她把自己的欲望完全说出来,诚实地面对。当他遇到自己最后一任妻子安娥时,他就形容她是红色的莎乐美。


这次排演《狂飙》,对自己的认知有没有发生变化?

有。其实之前经历了一段比较迷茫的时期,总觉得对于演艺圈的某些做事态度、方式方法,自己都有点格格不入,不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但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演完《狂飙》之后,我好像找到了,通过田汉先生,通过这次跟田导的排练。


   具体来说,找到的是什么?

就是一种人生态度吧。田导一直跟我强调,田汉先生是个湖南人,他们身上的生命力、信念感是很强的。他真的是有点殉道者的感觉,在我们这个年代,大家都觉得追求真理、说真话是一件特别傻的事情,但那个年代就是有这样一批人,可以把自己的一生交付出来。先生一直说,一诚可以抵万恶,诚恳地面对自己,诚恳地面对生活。我可能不会去殉道,但是我知道真诚地活着是永远不会变的。


-

02

-





《这辈子有过你》:

舞台剧要往十年上演


专访

《这辈子有过你》导演  何念

那在这部戏当中,有没有你坚持的人物走向?

原本小说里,男主角在死之前,送给女主角一头小牛,我把这块儿给拿掉了,我会觉得如果这样的话,这女孩儿永远走不出来。原本小说讲的是一个第三者的爱情,女主角到最后都没有走出这段感情,结尾很唯美、很浪漫,但我不想歌颂一段炽热的、不计后果的爱情,而是想告诉大家,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不愿放弃,都只是对自己的不承认,我们要真诚地对待自己的情感,在爱的过程中我们受到伤害,到最后它们终将被放到记忆里去,我们会重新生活。跟小说有所不同,这部戏最终呈现的是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

 您估计乌镇的观众对《这辈子有过你》的接受程度怎么样?

这个戏比较特别,把张小娴的小说跟舞蹈剧场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们第二次跟张小娴合作,光剧本改编就花了八个月。舞蹈剧场对观众鉴赏能力的要求比较高,所以我会把故事性放大,把故事具体化,通过舞蹈来反映情绪的部分,这样就能把观众的想象力空间归置在一个范围里。这几年我对舞蹈剧场一直很感兴趣,定了很多碟片,也在国外的艺术节上留意舞蹈方面的东西。包括这次去乌镇,我也想更多地把故事跟舞蹈结合。

“票房蜜糖”是大家给您的标签之一,如何让鉴赏门槛较高的舞蹈剧场受到普通观众的欢迎?

我觉得受大家欢迎这事儿,其实不在于形式,而在于故事和题材。好故事一定是从我们身边来的。比如,以前在话剧中心排练的时候,有一个清理卫生的阿姨,每天中午进到片场打扫一下卫生,顺便看会儿戏,我们发现但凡阿姨能看很久的,通常票房不会差,我们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票房风向标”。我觉得就故事题材而言,是不分受教育程度的,一定得让最普通的观众读得懂。先把故事讲好,至于精神和审美层面的东西,是之后再加入的。同样一个故事,创作者可以突出情感,可以突出社会性,也可以突出人物,怎么去平衡这几项,怎么去把握重点,那是创作者后面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审美层面的东西,是需要通过整个创作环境慢慢营造的,需要导演跟其他领域的艺术家合作,从而逐渐找到属于你的舞台语汇。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