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朗读会《阅读就是向陌生人举杯》——史航

  邀请有实力有魅力有正向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朗读自己心爱的文字,传递阅读的喜悦。他们可能是导演、演员、编剧,可能是作家、诗人、歌手, 然而他们来到朗读会,首先因为他们是一个阅读者。 在西栅的黄昏,我们开始分享。“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那正好,我们让眼睛休息一下,开始聆听。

  

 

 乔丹安德森《致我的旧主人》


 

  1864年,乔丹安德森和妻子阿曼达在做了32年仆人之后,结束了他们的奴隶生涯,北军将他们从日夜劳作的种植园中解救了出来,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很快搬去了俄亥俄州,在那里,乔丹找到了工作,可以养活孩子逐渐增多的家庭,他不再回头,过了一年,在南北战争结束后不久,乔丹收到了前主人帕特里克•亨利•安德森上校写的一封急切的信件,他要乔丹返回种植园工作,拯救安德森上校那日渐式微的声誉。 致我的旧主人,田纳西州,大全镇,帕特里克•亨利•安德森上校:

  

  先生,我收到了您的信,很高兴您没有忘记乔丹,您想要我回去跟您一起住,还保证会比其他人待我更好,我常常担心您。我以为北军发现您窝藏南军士兵,早就把您给绞死了,我猜他们没听说,您去马丁上校家,把北军留在马厩上那个受伤的士兵给杀了。虽然我离开您之前,您曾经对我开过两次枪,我还是不想听到您任何受伤的消息。

  

  

  很高兴您还活着,要是再回到亲爱的老家,见见玛丽小姐、玛莎小姐、艾伦、艾斯特、格林赫利,对我来说当然很好,替我向他们所有人问好吧,告诉他们,如果这辈子无缘相见,我们会在更好的世界相见。我在纳什维尔医院工作的时候,曾想过要回去看看你们大家,可是有个邻居告诉我,亨利上校一有机会就打算枪杀我。

  

  我特别想知道,上校,您提出要给我的是什么样的好机会啊,我在这儿生活还过得去,每个月领25块钱,还有食物和衣服,能给曼迪一个舒适的家,大伙管她叫安德森太太,还有孩子们,米莉、简和葛伦迪都上学了,书念得不错,老师说葛伦迪有当传道士的天赋,孩子们上主的学校,我和曼迪也常常去教堂。

  

  大家对我们很好,有时候我们会无意中听到别人说:“在南方的田纳西州,他们这些有色人种,以前可是奴隶!”孩子们听到这些话会觉得受到了伤害,但我们告诉孩子们,在田纳西州,做安德森上校的仆人,没什么好丢脸的。能叫您主人,很多黑人都会觉得骄傲,就像我以前那样。要是您现在写信告诉我给我多少工钱,我就更容易决定搬回去是不是划得来,至于我的自由,您说可以让我得到自由,这件事,我也没啥可以再得到的。

  

  1864年,我从纳什维尔州宪兵司令办公室领到了我的自由文书,曼迪说,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您可以正当地厚待我们,她害怕回去,所以我们决定,为了试探您的真心,请您寄给我们以前为您做工的工钱。这会让我们忘记和原谅那些旧账,也会信任您的公正和友善,我为您忠诚地做了32年的仆人,曼迪做了20年,按照我一个月25块,曼迪一个礼拜2块来算,我们挣的钱总共是11680块,加上这些年工钱被扣留的利息,再减去您为我们买衣服,让我总共看了三次衣裳,还帮曼迪拔了一次牙,这些花费之外的结局就是我们要分得的了,请用亚当斯快递把钱汇来,由俄亥俄州丹顿的温•温德斯先生转交,假如您不给我们以前忠诚苦干的酬劳,那我们对您将来的保证也没什么信心。

  

  我们相信仁慈的造物主已经打开了您的眼睛,让您看见您和您的父辈是如何对待我和我的父辈,如何不公正的对待,让我们世代无偿地为你们做苦工,在这里我每个礼拜六晚上领工钱,但是在田纳西州,黑人们和牛马一样,从没有什么发薪日,总有那么一天,会是那些榨取劳工工钱的人的清算之日。

  

  回信时请说明,我家的米莉和简她们的安全能不能得到保障,您知道可怜的瓦迪尔达和凯瑟琳以前遇到的情况,我宁愿留在这儿挨饿,就算是饿死,也不要我的女儿们受小主人们的暴力和邪恶的侮辱,在您的宅子附近,有没有黑人孩子可以上的学校?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孩子们接受教育,让他们养成良好的道德习惯,向乔治•卡特问好,感谢他在您向我开枪的时候,夺走了您的手枪。

  

  您的旧仆人,乔丹安德森

  1865年丹顿,8月7日

  

  乔丹回复了这个曾奴役他的人,这封信在8月7号口述的回信,一字一句,情理兼具,很快被许多报纸相继刊载,乔丹安德森再也没有回到田纳西州的那个大全镇,他1907年去世,享年81岁,6年后他的妻子也过世了,他们相邻而葬,共育有11个儿女。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