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而不易——乌镇戏剧节的第六年

  本届乌镇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从第五届的田沁鑫变成了孟京辉,而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也呈现出往届戏剧节不同的面貌。

  从始至终,围绕乌镇戏剧节的“变化”的讨论就萦绕在这个热闹的江南小镇之中。

  来自五大洲,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的29部特邀剧目,分成构成 “名团奥德赛”,“经典醒来时”,“实验的实验”,“青年乌托邦”,“戏剧变形记”以及“生活在别处”六大板块,带来了109场异彩纷呈的精彩演出,让五湖四海的戏迷在乌镇大饱眼福。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我们通过乌镇邀演单元,重新认识和审视了中国当代剧场创作者们的整体样貌,从孟京辉导演的开幕大戏《茶馆》开始,不同的声音就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这种讨论在第一个周末的中国导演的作品演出后达到了顶峰,李建军导演的《大众力学》成为了本届戏剧节的中除茶馆之外被讨论最多的中国导演作品。他的“凡人剧场”的创作理念也更为人所知。而孙晓星导演和他的《樱桃园》则遭遇了滑铁卢,在微博和小镇上引起了热议。

  对比孟京辉对《茶馆》的重新解构,孙晓星的《樱桃园》无疑是一次更为大胆和激进的尝试,当代创作者同经典文本的对话应当如何进行?我们应待如何去面对经典?又应该如何将它的经典同我们所处的时代相结合,生发出新的问题?——不同的导演做出了不一样的回答,而这些答案无论正确与否,都是推动戏剧不断发展,进步的重要的推力。

  本届戏剧节还出现了更为前沿的国内外的作品,田戈兵导演的《500米》不仅仅打破了乌镇戏剧节历史最长剧名记录,更是让大众一窥中国剧场的前沿创作成果,日本的VR奇观《动物园》中戏剧和高科技相结合更是让观众领略到国际视角下的剧场探索的表达创新的努力。

  亮点不足,角逐激烈的青年竞演

  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艺术总监阿涅斯·妥丽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比起阿维尼翁,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孩子,而在我们看来,青年人的未来就是乌镇戏剧节的未来,更是中国戏剧的未来,作为全球戏剧节独有“青年竞演”单元的戏剧节。从全国各地投递而来的400个青年作品中,18组青年创作者脱颖而出,相约乌镇,为观众们带来他们的作品。这18组作品经过60场演出,来角逐乌镇戏剧节最为重要的奖项“小镇最佳戏剧奖”。

在本届乌镇戏剧节中,青年竞演单元做出了全新的调整改革,新的主题,新的命题,新的规则,原本的命题元素中的“实物”变成了“形容词,名词,和动词”的组合。组委会希望籍由规则的改变来刺激青年创作者突破现有思维,以更为大胆,自由的状态展现青年人独有的创造力和活力——当然,理想的丰满并不能替代现实的骨感。本届戏剧节的青赛演出出现了较大的争议,对规则改变的不适应则成为大家有目共睹的青赛“现状”。

  作为国内顶级的青年戏剧赛事,作为最可以代表目前青年剧场创作最高水准的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环节,从整体上来看,创作平均水平对比往届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是参赛队伍之间又呈现出明显的水平差异。一些作品从构思,编排,表演上相当成熟,而有一些作品的水平则仅仅达到了“迎新晚会”或是“跨年晚会”的小品水准。当然,排除专业院校和非专业院校的差别,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缺乏表现形式的探索和选题的保守。

  在采访嘉宾的过程中,大家都承认“保守,安全”的创作是青赛难以避免的问题。过于“稳妥”安全“”的表达,成为了青年人创作上的桎梏。青赛的改制为的是更大程度地带给创作者自由,而不是为了提供给年轻创作者在创作中的安全区。青年竞演要呈现给观众更多的锐意进取的作品,哪怕这一次尝试失败的,是激进的,是难以接受的。但这些作品的存在都或多或少地推动了戏剧表演和创作的发展,我们担心,创作上“”锐意进取“”变成“老气横秋”,“自然的流露”变成了“为赋新词强说愁”。越来越多的青年创作者会偏安一隅,寄情在创作的安全区内不愿向外试探。 

  中国戏剧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未来,是属于这些每年鼓起勇气投报青年竞演单元的年轻人的未来,是属于那些在青赛演出或落选的年轻人的未来。看到在26岁的亚历山大·莫洛奇尼科夫已经带领着莫斯科艺术剧院的演员做出了《19·14》这样兼具观赏性和艺术性的史诗巨作,我们的心里不免产生更多的焦虑期待……如果青年人的创作停止探索,那么也就违背了组委会设立青年竞演的初心。更会带来一个如梁启超先生所讲,“老大中国”般的创作环境。这无疑是我们不想看到的最差情况,但同样说来,青年人的每一次成功探索,将会带给我们一个活跃的,充满创造力的创作环境。 

  于是,我们也惊喜地看到,在诸多参赛作品中,也存在着一些内容与表现形式优秀的作品,探讨生死关系的作品《自然死亡演绎》结合中国古代“寄死窑”和“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的故事,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寒鸦戏水》更是用对于LGBT人群的故事,精湛的表演和相对完整的剧情叙述,收获了观众们的掌声和泪水,最终《寒鸦戏水》同《哀鸟鸣》一同获得了小镇特别关注奖——他们是这届青赛正赛中的亮点和惊喜。

  正赛充满争议,让观众的目光来到了青年竞演往届剧目的复演上,西方有句老话讲的是“人们总是习惯性地怀念过去”,于是由六部青年竞演优胜剧目组成的《初吻》和《初恋》来到了观众的面前。五届青赛的高人气作品首度集结,既是送给观众和青年戏剧人的一份大礼,又是一份乌镇给大家的五年青赛历程的漂亮答卷。乌镇戏剧节承担了青赛竞演梦想的孵化和培育作用。这一点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最终,在今晚的闭幕式上,一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同时又在情理之中的场景出现了,作为青赛的最终大奖,“青年竞演”小镇最佳戏剧奖史无前例的没有颁发给任何剧组,这个结果并不令人难以接受,反倒是有一些顺理成章,正如黄磊在随后的讲话中说到的那样——“容”是本届戏剧节的主题,但是我们不能用包容替代标准,我们的标准和创作者的水准能够彼此包容,才是戏剧节的生活所在。

  向乌镇组委会,向青赛组委会和评委们表达最高的敬意。

  万人同梦的是一个日日夜夜,戏剧彻底走进了我们生活,它稀松平常,却又无比重要,随着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大幕缓缓落下,一道崭新的光束来到我们身边——第七届乌镇戏剧节的主题和举办时间正式对外公布,第七届的主题是“涌”(emerge)取其涌现,激流勇进之意,象征灵感创意喷涌而出。而明年的戏剧节主办时间定在了2019年10月17日~27日。

  在十月二十二日的长街宴上,当所有的嘉宾,剧组,媒体高举酒杯的那一刻,谁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即将度过怎样的一部戏剧节,在他们的身边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乌镇的河水在那里静静地流淌,穿过一条条的桥,流过一道道的路,流过我们身边,经历远行之后最后又在明年相逢。以“容”为引,“涌”向未来,乌镇戏剧节释放的生命激情和创新进取的气魄就如白莲塔桥下的流水一样,在带给我们异彩纷呈的戏剧盛宴的同时,将这种乌托邦式的生活寄托在我们的心中,将那些对戏剧节的思考,疑问一并回答,它还会溯流而上,回到这里,等待着来年的重逢和新的相遇。


致敬戏剧,致敬生活,我们,明年乌镇再见!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