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让我们上一堂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的表演公开课

今天是属于每一位老师的节日——教师节

在这里,祝每一位在教师这个岗位上辛勤耕耘的老师们,说一声:辛苦了,谢谢您!

在戏剧界中,也有一位培育过众多戏剧人才的大师,他就是——铃木忠志。


铃木老师不但在日本致力于戏剧教育事业,在中国,也有很多人成为了他的学生,得到他的影响,去真正思考表演本身和自我本身。

其中就有王传君和王珞丹。

在《爱情公寓》一炮而红时,王传君也几乎成为了流量明星,但,他知道那不是他想要的。

在他看来,作为演员要有“羞耻心”,不能什么戏都拍,什么面都露,什么热度都蹭。

为了不在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他选择远赴日本,去让自己完成一次野蛮生长。

在日本,他遇见了铃木忠志。2016年,他也参加了铃木在古北水镇的演员训练营。

他说,是铃木,让他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东西。

于是,那个在《爱情公寓》里那个说着奇怪发音的关谷神奇,蜕变成了如今在《我不是药神》里,患有白血病却对生活无限乐观的吕受益。他完成了演艺事业中质的飞跃。

另一个,王珞丹。

两年前,王珞丹为了看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的戏,跑去古北水镇的长城剧场。

铃木让她学会,慢下来,才能有更多时间进行思考。

于是,我们看到这两年的王珞丹,虽身居四小花旦,占据最好的流量资源,却几乎销声匿迹。

据说,这两年,她曾漫无目的行走在纽约的街头,也在黄昏时分去伦敦喂过鸽子,努力沉淀自己。

她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演戏,不是赚钱的手段,而是一份需要用心守护的热爱。

无论是王传君还是王珞丹,都从来不显山不露水,却自带素色光芒。他们在浮华的世界,找到了真实的自己。而他们共同的摆渡人,就是铃木忠志。

提起铃木忠志,最耀眼的头衔就是“日本国宝级”大师。

但铃木本人不喜欢在介绍他时,带上“日本“这个国籍。在他看来,他是世界的。

的确,铃木为戏剧的贡献,从来不带地域的标签。

他是日本第一个国际性的戏剧节——利贺戏剧节的发起者,也是利贺剧团的创始人和导演。

他的戏剧作品《酒神》、《关于戏剧性》、《特洛伊女人》、《李尔王》、《大鼻子情圣-西哈诺》、《萨德侯爵夫人》等,也常在世界各地演出。

铃木经典戏剧《酒神》在古北水镇演出

铃木先生还致力于培养新时代的戏剧人才,在世界各大剧院教授铃木演员训练方法。

作为享誉国际的大师,他的戏,一票难求。今年10月铃木在乌镇戏剧节的《北国之春》演出票,开票10分钟就售罄。

外界对铃木一直有着高度赞誉,但铃木对自己的评价却相当简单:“我是个怪人,但这就是我自我表达的起点。”

“怪人才能做戏剧”

铃木的确很怪。

他对演员的表演极其严苛。

在训练场上,他不苟言笑,还手持竹剑,演员稍有差错就可能挨上一棍。

利贺剧团里的中国团员田冲曾说:

他的戏一般控制在90分钟以内,精致、紧凑、直接,去除所有多余的东西。

演出一定要完美,灯光打歪了几公分,音乐起慢了一两秒,演员手的抬举高度、脚尖指向、台词的呼吸,都不可以有丝毫误差。

他对戏剧的要求近乎偏执。

在《文化就是身体》一书中,铃木曾反复强调:“就算一个演员在演出半途死去,演出还要继续下去,直到结束。”

铃木最青睐的演员,白石加代子,就是铃木这一理念的践行者。

一次演出中,为了让观众看到人物眼球迸裂流血的画面,白石加代子不惜以拳猛烈击头致使额头流血。

铃木认为,只有这样歇斯底里的演出方式,才能让戏剧人物的形象更加饱满地呈现。

他有着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个人理念:

一个健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该说是没有的。除了神以外,人都是有一点疯疯癫癫的。世界就是一座巨大的精神病院。

所以,他的戏也都是处处透露着荒诞不羁的味道。

比如《厄勒克特拉》这个戏,讲的是妈妈把她的老公给杀掉了,女儿和弟弟把妈妈又给杀死了,女儿和弟弟最后疯掉了。

铃木说,在日本,就存在许多这样扭曲的家庭关系,只是没有人把这些拿到台面上说。

所以,他的戏表面上荒诞,但却戳中了人性最隐秘的一面,让人看后不寒而栗,仿佛与己无关,又仿佛处处都是自己的影子。

“没有好的演员,只有好的人”

近几年,铃木多次开办戏剧讲座。曾有观众问铃木先生觉得什么样的演员是好演员,他笑笑说:“没有好的演员,只有好的人。”

一个好的人,最基本的是身体。所以“铃木演员训练法”的奥义即重视演员身体性。

铃木说,现在演员演戏都有麦克风,而古希腊时,不仅没有扩音设备,还要让剧场1万人都听见台词,那靠的就是演员本身的能量。

为此,他要求演员对于台词以及任何细微动作的传达,都需要使出全身的气力。

经他训练过的演员在静止不动的状态下,能念出一大串台词,其声音雄厚有力,穿透力十足,让观众感受到声音的能量。

据说,每次训练音乐结束时,所有人都彻底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如同刚刚经历过剧烈运动,只有心脏在快速而强力地跳动着。

一个好的人,最根本的是心。

铃木先生带着剧团,常年居住在一个名为利贺的小村庄。那里人口老龄化严重,经济也较为落后。

可铃木却觉得,他喜欢这里缺乏现代感的生活。铃木训练法的另一要义就是和现代感作对。

铃木认为,现代化的机器,弱化了人的动物性,不仅使得人体退化,也使得人心浮躁。

在他看来,远离现代化的环境,人才能更深入自己,也能更加理解他人。

所以,他常说:“我不是在培养好演员,而是在培养好人,坚强的人,离开手机依然能活的人。”

“中国的戏剧应该让世界知道”

从2014年戏剧奥林匹克开始,铃木忠志先生连续三年带作品到中国演出,并与古北水镇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5年10月,他携力作《酒神狄俄尼索斯》在古北水镇的长城剧场进行了演出。实景的物美质感,导演调控的精准,演员无麦克表演的技艺,无一不令观众叹服。

▲2015《酒神狄俄尼索斯》

 2016年,铃木忠志回到古北水镇,带来一悲一喜两部作品,《厄勒克特拉》与《咔哧咔哧山》,得到戏剧界的一致赞誉。

▲2016《厄勒克特拉》

去年秋天,铃木忠志携SCOT剧团再次登上古北水镇长城剧场,对纯爱情圣西哈诺的故事《大鼻子情圣》进行了全新演绎。

铃木忠志的演出也会选择一些中国演员。他毫不掩饰地表示,选择中国演员一方面考虑到中国观众的感受,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某一方面来说,中国的演员是同龄演员中最优秀的”。

他还将其独特的“铃木方法演员训练”带入中国,在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古北水镇亲自授课。

铃木曾说:“如果有一天能够在古北水镇把世界各国的演员聚集到一起训练,再加上排练一些小片段的展示,一定很有意思。”

因此,9月15日-16日,铃木忠志将再次来到古北水镇长城剧场,并改变已经连续3年进行戏剧演出的传统,为中国观众及戏剧爱好者带来其独特的“铃木忠志演员训练表演公开课”。

这也是全球唯一一次大师铃木忠志本人演出展示。

这次训练展示的主场——长城剧场,当铃木忠志初次来到古北水镇时,就被这座以世界奇迹长城为背景,隐藏于群山环抱中的静谧之地所吸引,并得到了“能与古希腊剧场相媲美”的极高赞誉。

长城脚下,一睹国际戏剧大师的训练风采。9月15日,古北水镇长城剧场,不见不散!

点击下方链接直接购票!↓

http://www.wtown.com.cn/index.php/Reservation/Ticket/showDetail.html?ticketcode=041&hmsr=%E5%BE%AE%E4%BF%A1%E5%85%AC%E4%BC%97%E5%8F%B7&hmpl=20180908&hmcu=%E9%93%83%E6%9C%A8%E5%85%AC%E5%BC%80%E8%AF%BE&hmkw=%E5%8D%81%E7%82%B9%E8%AF%BB%E4%B9%A6&hmci=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