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竞演选手| 一米阳光洒向世界

亚洲戏剧天地和种类包罗万象,其中印度、泰国、韩国、日本等都是具有浓重民族和信仰意味元素,中国的戏曲曲艺的形式是中国戏剧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根基,中国要做的戏不仅要深深植根于优秀传统文化,更要放眼于世界,不设局限,又有防线。


乌镇戏剧节的青年竞演板块是培养年轻戏剧人的温床,戏剧节从第一届举办至今,走出许多优秀有想法大胆创新的戏剧人,为了艺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青赛的舞台值得你来。


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 


第十一届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将于2018年7月拉开帷幕,今年由孟京辉担任艺术总监。



在第五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上获得最佳个人表现奖的王梓,他的新剧《pa!》即将在2018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上演。《pa!》的灵感来源于导演王梓每天日常的锁门开门和关门的状态,一扇很旧的门,一个男人,门发出的吱啦吱啦的声响,像一位没有精神的老人。王梓的默剧独偶戏,一人分饰多种角色进行演绎,不同的状态下不同性格化下与这扇门发生的相对独立又纵向交织的关系。



王梓在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中凭借《离家出走》荣获最佳个人表现奖。采访王梓时,他说,“2017青赛对我来说是很特殊的经历,收获了很多快乐。也因为青赛的原因接了很多演出,有机会去到很多地方玩耍,这对我都很珍贵。”


《离家出走》剧照



利贺戏剧节      

铃木忠志


铃木忠志是战后日本小剧场的戏剧大师代表。他一手创办了“利贺戏剧节”,和他的SCOT团队近几年风靡亚洲,他被称作“亚洲最帅的戏剧导演”。其中《大鼻子情圣》最让观众熟知,原著本身关乎爱情,但是在铃木的二次创作下就变得更加理智,他说这部戏更是一个男人悲剧,更沉稳,更悲伤。


像铃木的《特洛伊女人》《酒神狄俄尼索斯》《美狄亚》《俄狄浦斯》等戏都充斥着杀戮和仇恨,就像是一个个的社会缩影,其中的因缘都能隐射一个个社会问题。在他的舞台上经常出现轮椅和护士等,这些元素是受到了战争的影响,他说世界是一个巨大的病院,而我们都是病人。

剧照


还有让大家都熟知的“铃木训练法”和他要求的戏剧舞台上极强的舞台风格。也许戏剧的即兴是不能复刻的,也许戏剧都是怪人的专利,走近铃木忠志的戏剧世界,就会了解到他是用什么方式向世界告知和互动的。


每年一次的“利贺戏剧节”在日本富山县的利贺村举办,这个被东京人称“比莫斯科还远的地方”在铃木忠志的努力和政府的投资下迅速为我们大家所期待和熟知,一方当初快要被时代抛弃的天地,如今成为戏剧圣地,怀揣着一种尖锐与温柔对全世界诉说,用着娓娓道来的语气。



夏季缠绵的小镇空气的湿度像牛皮纸信封的黏度,既让人满足又想自动填充点自然情绪。


自1982年至今,戏剧节每年一次,今年举办时间定为2018年8月24日至9月2日,为期10天。戏票采用“随喜”的形式,铃木认为戏剧文化是大众文化,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是要让学生和不同阶级的人都拥有精神食粮,但前提是必须要预约 。这其实本身就突破了世界戏剧的收益方式。(“随喜”是佛教语)利贺结合当地的“合掌屋”,在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文化遗产中演出一幕幕戏剧。


利贺中的部分剧场



近年来,铃木忠志多次来华,开展讲座交流和大师班等,如“古北水镇遇上铃木忠志”。他曾说,“亚洲的戏剧形式更要在于动作和肢体,我们不能一直穿着欧洲人的鞋子。”“要注重脚上的行为和状态。”铃木忠志用训练脚这种行为是为了激发人类自身动物性能量的方法训练演员,是为了和当下舞台上泛滥的现代科技对抗,因为他相信人们只有用自己的动物性能量和肢体去表演,才能用戏剧打动观众。

尽管人是变的,但人性是不变的,戏剧不单是娱乐,它将问题呈现出来让人思考,戏剧就是医院里那台能够检查出问题的机器。      ---铃木忠志



在今年的利贺戏剧节上亚洲导演竞赛上,(International SCOT)------- 铃木忠志的国际利贺剧团,来自中国的李博和中国台湾的洪千涵也参与到剧目《处置》中。李博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高校表演专业教师。编剧与导演的多部作品,获国家级、省级、部级奖项,主演的多部电视剧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上海影评人协会奖。其编剧、导演、主演的作品《嘀嗒》、《爷爷历险记》、《描红》连续三届入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决赛三甲。2015年,凭借在作品《描红》中的优异表现获得“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最佳个人表现奖”。洪千涵在2015年第三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小镇奖凭借《曾经未曾》获得最佳戏剧奖。




演员李博



乌镇戏剧节

青年竞演一part

「白天不如黑夜 夜晚我们都是游行者 戏剧是这般产生」


乌镇戏剧节的青年竞演舞台有魔力的,像块幸运石,努力的人都捡到了这块石头。这个舞台就是要给年轻导演、演员和主创们,或是热爱戏剧的小鲜肉们提供一个平台,一个可以诉梦、造梦和传梦的平台。或许你曾经遭受过质疑,或许你会莫名有许多假想敌,又或许你不爱自己的星座,但你有想法,不懒惰的你报了名,所以这块“魔法石”就会生效。从青赛的舞台上走出了好多年轻的“老戏骨”们,王梓、杨哲芬、单丹丹和李博(上文提到)等都是优秀向上的戏剧人,他们目前不是艺术家,但他们是会一直从事戏剧艺术的人。他们从乌镇戏剧节出来后,接到了许多国内外的邀约和演出等,但这些名利上的须有其表和物质上的满足并不会阻碍他们现实生活中的艺术创作。(青年竞演报名已启动 请登录乌镇戏剧节官网注册报名) 今年的青赛又会有谁呢?敬请期待~



「2014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戏剧奖《跳墙》受邀献演于北京东城区人艺实验剧场;2015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戏剧奖《曾经未曾》受邀献演于台湾台北艺术大学和第七届西安戏剧节;2015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戏剧奖《静止》受邀献演于沈阳1905文化创意园;2017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戏剧奖《花吃了那女孩》受邀献演于银川西塔剧场、武汉第四届新青年戏剧节和上海中国大戏院;2017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个人表现奖获奖者王梓受邀参加2018年阿维尼翁戏剧节,演出《HaHaHa》」


乌镇戏剧节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定在2018年10月18日到28日,今年的主题是“容”。为期10天的乌镇戏剧节包含了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特邀剧目和小镇对话,一共四个板块。这是10天的狂欢,无数日日夜夜前期的准备工作,为的就是“戏剧万岁”!更多关于乌镇戏剧节资讯和看戏指南请持续关注“文化乌镇”和“乌镇戏剧节”公众号。


《影子》谢幕剧照


你也许对戏剧不是很了解,你也许不知道英格玛·伯格曼戏剧大师,你也许是莎翁和卓别林的拥趸。我们生活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做梦、哭泣、洗澡、遛狗、分手、遇到那个他(她),其实大部分时候生活还没戏剧来得真实。戏的真情不会欺骗,舞台上的演员都是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自己,看到主我的影子在光与声的超平行交错间穿行,像天使,有表情,有行为,断断续续发酵上扬......我们都会不自觉地做一个非常合理又唯美主义的梦,这何尝不是件美好的事。


乌镇戏剧节就是精神的桃花源,戏剧能够带来不同的救赎,我们等你。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