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青年竞演的“老戏骨们”

 「如幻如戏的乌镇里 总有你想不到 却能看到的一出出戏」


     今天我们采访到了去年参加青年竞演并获奖的三位小鲜肉导演。是远方的海激起了他们的斗志,是大海的浪激发了他们追逐戏剧勇敢的心。



专访一  |《离家出走》默剧导演王梓



Q: 你觉得语言什么时候最无力?

A: 回答问题的时候...



Q: 从去年戏剧节结束之后 一直在忙什么及之后的规划?

A: 从那以后创作了一部关于开门的新剧,形式上对我来说算是一个新尝试。接下来会去很多城市巡演。



Q: 作为过来人 你想对参加青赛的选手们说些什么?

A: 大家好,你们和我都不认识~哈哈哈哈~~~



Q: 十月份再来乌镇你想做什么?

A: 我想在乌镇的街上演我的新剧,在晚上,我觉得那样超级浪漫。



Q: 2017年青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 很特殊的经历,那几天我收获了很多快乐,也因为青赛的原因接了很多演出,有机会到很多地方玩耍,这对我都很珍贵。



Q: 今年的青赛关键词有三个 分别是形容词 名词和动词,你觉得对于艺术创作上这会是一种约束还是对创作自由的释放?

A: 这个题目很好,是种释放,我个人喜欢把题目当作一个灵感启发,这样你的主题和故事很自然的就出现了。可能我对扣题的理解有点儿不同吧,我不喜欢耗费很多脑细胞想怎样能很聪明的用到这些道具怎样更聪明的扣题。我觉得这样会破坏作品和你的关系,感觉像妈妈逼你吃蔬菜一样。所以这个题目真的很好,可以给到你灵感同时减少很多顾虑。



Q: 新剧的灵感来源于什么?

A: 我新剧的想法可傻了。因为每次回家时开门,门很重,钥匙也很难拧,一打开吱嘎嘎响,门后面还是漆黑一片,每一天开门都觉得好孤独好消耗。于是想做个默剧,用很多奇怪的角色反复开这扇门,目的是为了治愈一下自己,觉得自己好幼稚。



专访二  | 《杀兔记》导演单丹丹


Q: 你觉得爱情是不问西东吗?

A: 爱情就应该舍我其谁 如果有犹豫和观望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不够爱。



Q: 再来乌镇你会来做什么? 最喜欢乌镇什么美食?

A: 再来乌镇要么做戏要么看戏,乌镇的美食太多了,河虾鲜白鱼肥,告诉的大家一个小秘密,公布青年竞演决赛入围名单的当天,我还去买了一块定胜糕,然后《杀兔记》进了决赛,哈哈~



Q: 为什么这部剧取名为杀兔记?兔子这个形象是怎么孕育出来的?

A: 《杀兔记》的英文剧名原本是The Death of Love,因为去年给出的三个元素月亮、刀和伞都是极具东方意味的意象,所以我们就模仿汤显祖的《邯郸记》、《南柯记》等取名《杀兔记》,用一个古名讲述一个当代都市故事,这种反差也比较好玩。之所以选择兔子,是因为给出了月亮这个意象,我们决定以玉兔、貂蝉和吴刚写一段三角关系,而兔子在西方文化中则代表生殖和诱惑。           「爱情是孤灯不明思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专访三 | 《花吃了那女孩》导演杨哲芬



Q:  今年的青赛关键词有三个, 分别是形容词,名词和动词,你觉得对于艺术创作上这会是一种约束还是对创作自由的释放?

A:   我觉得这个创作空间很大,在表达方向上有一个明确又不具象的范围,可以让大家自由发挥,就像散文一样,围绕一个中心,却又千变万化。  



Q:  2017年的青赛平台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吧或是一种很大意义上的肯定,我本身是学表演出身,也是一名表演教师。乌镇青赛肯定了我在戏剧编剧和导演方面的创作。让我更加清晰未来的路该如何走。说一辈子太长,但最起码是下一步。



Q:  从乌镇走出来后的你们 对于理想型乌托邦怎么看?

A:  我太热爱戏剧舞台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是非常开心的,15年的时候,我听说有小课堂戏剧大师班,所以我报了名,乌镇也是一个特别美的地方,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开,让我们在这方天地里同呼吸,同拥有。



Q:  戏剧人不止是表演者 更是会看戏的“疯子”?

A: 真正热爱戏剧的人,不是说需要你一定是科班出身、对戏剧有多精通。因为热爱,你愿意为一出出戏满世界跑着。欣赏戏剧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热爱的人都会主动去吸收的。



Q:  每个人都有初心 你觉得目前理想和现实矛盾吗?

A:  因为我本身对物质方面要求不高,但精神匮乏我是接受不了的,我现在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就够了,这样的我很幸福。



Q:  谈一谈社会的尖锐一隅要用艺术来深入和温暖人心的重要性?

A:  我觉得作品带给的大家应该是心灵上的震动,我们应该心存慈悲和善良,善于发现社会焦点或尖锐后让其艺术化表达,让观众感受,有所想有所动。不应该以暴制暴,要用戏剧艺术来感化人心。观众流了眼泪证明情绪和灵魂共享了交织了,要的就是真情实感的碰撞。



Q:  问个题外话,您是什么星座?

A:  哈哈,我是摩羯座 但我是B型血,比较活脱~




对话VS史航(国内著名编剧及策划人)



Q:  想对2018年来参加青赛的选手们提供哪些建议?

A:  来参加比赛的时候尽量关注其他参赛者的作品,也可能有一些是你未曾想到的创意,也可能是一些你刚刚放弃的创意,看看别人做的比你好比你差 。这等于说,把你的人生又打开了一个副本,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看别人对那个作品的评价和口碑跟你心中进行印证,这都是特别重要的一个学习观摩形成自己创作本能的机会。如果最后入选进入决赛,请发挥得再好一些,我们不止一次见到初赛的时候觉得很棒的作品决赛的时候就会崩溃,就会魅力全无,尤其是喜剧,因为喜剧演第二回很多包袱坑就没有那么响,尤其要把它赋能赋予新的能量,达到一种跃迁。(“跃迁”为天文学术语)


Q:  谈一谈艺术创作上的潜在风险? 

A:  艺术深入人心,把现实重新带到我们面前,尽管此前我们企图忽略和回避,但是必须是艺术化表达,不能直白,不能跟风,不能唯题材论,不能单纯为刷存在感,要警惕要警惕!


Q:  您看过的哪场青赛戏印象最为深刻? 

A: 以往的那些作品,《静止》我印象比较深,就是后来成为青年竞演评委之一的吴彼老师。当初他编剧导演和主演的《静止》,讲的是一个精子下山去寻找它的伴侣的过程,很污又很纯,很糟心,但是又有挥之不去的忧伤。

版权所有 © 2019 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