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乌镇戏剧节:邂逅“艳遇”狂欢

烟雨江南,水墨天地。白墙黑瓦绿水,青石老桥野藤,在乌镇,恐怕不多见别的颜色。哪怕后来有了越来越多的红色衣裳、紫色头发、蓝色眼睛,乌镇还是它原来的样子:静默中含着古韵。



但是从去年开始,乌镇忽然热闹起来了,不,应该说是欢腾起来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戏剧爱好者齐聚乌镇,打造了一场精美绝伦的戏剧节。今年,2014乌镇戏剧节重装上阵,以“化”为主题,开启了又一场如梦似幻的震撼大戏。“我参加过国内外很多戏剧节,乌镇最大的不同就是让戏剧不再完全剧场化。”著名剧作家、剧评人史航如是评价。的确,在乌镇,除了豪华震撼的“并蒂莲”乌镇大剧院和古色古香的国乐剧院等正统舞台剧院里能欣赏到戏剧艺术家的精湛表演之外,街边、巷角、桥头,甚至随意划过的船舷上,都可能邂逅一个戏剧故事。这是一场彻底的戏剧狂欢,全天候,群场一齐上演。有可能是在清晨的水边,在你以为的晨练人群中,就发生了一段故事。这是一出在乌镇灵水居水畔上演的默剧,是由南山剧社带来的《静的诗》。白衣黑裤的演员们在水畔的空地上排开阵仗,沉默地用各种肢体语言表达着某种晦涩的思想和沉重的情绪。



也有可能在民居旁的大树下,遇到几个碧眼的外国友人,他们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展现着自己理解的表演。这是由法国艺术候鸟联盟带来的杂技舞蹈《仍是两人》。两个姐妹花借用一根绳子在树上树下翻腾、跳跃、变换队形,用优美的肌肉线条和高超的动作技术征服了每一位观众。你会发现,戏剧并不一定是剧情、是戏,所有动情的表达都可以配得上这个称谓。

在去吃饭的路上,你可能能从老街上看到一群装化精致、台词优美的戏剧从业者在忘情演绎《阅读互动剧场》,他们是来自八十年代剧团的专业演员。




也许在庙门前,一出来自天井寨侗族傩戏班的傩戏表演又会使你驻足。虽然演员们嘴里的唱词一句不懂,但你发现,看着旁边娟秀的手写台词、再配上艺术家们嘴里发出的腔调,还真能品出几分韵味。

也许在一个不经意的窗边会弹出个人头,又开始了提线木偶的表演。

黄昏时分,你走在桥上,想拍一拍风景,也许又会看到一叶船来,上边演着一个动人的《慢船去上海》的故事。戏剧图书馆创作的剧目改编自《许三观卖血记》,让人看了不免动容心如绞痛。

夜里的乌镇也是戏剧的天堂,来自苏丹国际的《爱,undo,卵》用漫天飞舞的棉花糖和雪片营造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故事。




走在路上,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桥是不动的,水是流转的,故事在这动与不动中更迭变幻,呈献给每一个有缘的游人。人生的精彩不在于程序化的安排,而更多惊喜于偶然间的触发和相遇,乌镇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永远新鲜的地方,乌镇戏剧节就是这样一个艺术迸发的狂欢场。有人说:“艺术家是把秘密带进坟墓的人,别去问他要表达什么,只专注地看就好。”不一定每个戏剧故事都是秘密,但每个人一定有对他不一样的理解,只管去感受。

只管来乌镇。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