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的盛宴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1921-1926年,海明威生活在巴黎,在用猎枪结束自己的生命,告别人世之前,他写下《巴黎的盛宴》,“巴黎永远没有个完。我们总会回到那里,不管我们是什么人,巴黎怎么变,也不管你到达哪儿有多苦难或者多容易,巴黎永远是值得你去的,不管你带给巴黎什么,你总会得到回报。”

2014年10月31日-11月9日,赖声川、黄磊、孟京辉、田沁鑫、陈丹青在乌镇,戏剧界、演艺界、文艺界的悉数风流人物在乌镇,全球经典戏剧、先锋戏剧、青年戏剧在乌镇。乌镇成为戏剧的天堂。一个世纪过去了,文艺的光芒,戏里戏外电光火石的万种风情,觥斛交错中千般流连滋味,在古典的乌镇,交织出一幅如此现代的摩登。乌镇永远值得你来,因为,你一定会得到回报。



大戏:“看一出好话剧,就是完成一次自我的救赎。”

“乌镇戏剧节是一场梦,它是一个平台,让东方和西方的文化能交融在一起。非常希望这么美丽的古镇水乡加上现代剧场的力量能够给大家心中留下一个难忘的惊艳。乌镇戏剧节真的是一场梦,它是一个窗口,我们希望从这个窗口,中国能看见世界,世界能看见中国。”艺术总监赖声川在雨中的开幕式对第二届乌镇戏剧节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二”如是感叹。第二届乌镇戏剧节迎来了三大洲最杰出的戏剧艺术家汇聚乌镇,特邀剧目由六部增加到十七部,开辟了四个新表演场地,戏剧完全渗透这个小镇,天上水里映出的都是戏,这十一天里,几位发起人的戏剧梦再次梦圆。

田沁鑫导演带来的开幕大戏《青蛇》为水剧场进行了重新定制,这是国内首部在户外剧场上演的剧目。西湖边绵延千年的故事在乌镇重新获得戏剧的生命力,妖冶天真的青蛇、妩媚多情的白蛇、智慧矛盾的法海、俊俏延宕的许仙,在江南水乡绵延的细雨中重生。几千名观众在细雨中与田沁鑫导演共同完成了这一次关于禅意的诉说。《青蛇》之后,《白蛇》接棒。这部由托尼奖得主玛丽·辛默曼导演的美版《白蛇》将于11月6日开始在乌镇大剧院上演。三年前,艺术总监赖声川开始注意到这个戏,不仅因为《白蛇》在全美最富盛名,也因为少有西方人能够将中国传说编排得这么精准传神。中美最杰出女性导演,以同一个中国民间传说作为共同表现“化”。在《青蛇》里,情欲的出路是大爱,而辛默曼又如何理解情欲爱呢?出路可能并不是辛默曼最关心的,这个异国的故事留给她的感动是关于人,人的悲欢离合,人的局限,人们孜孜不倦地追求,也反反复复在相遇。

“看一出好话剧,就是完成一次自我的救赎。”本届戏剧节主席陈向宏,在看完女性独角特选《墙壁中的精灵》之后如是说,“一个人演的一台戏,却让话剧与灵魂都活在了简单的本真中。”这出精彩的独角戏来自韩国美丑剧团,由南韩最著名的舞台剧女演员金星女上演一出包含三十几个角色的精彩剧目,讲述关于内战、爱情、亲情以及人际间最微妙的关系,挑战演员的极限表演功力。另外一出荷兰阿姆斯特丹剧团演绎的爱情独角戏——《人声》也同样值得期待,荷兰著名演员Halina Reijn对声音情绪的极致表达,讲述由一通电话引申开来的感情纠葛,其中复杂多变的女性情感是本剧的看点。并且,全套布景道具由荷兰直接空运,舞台极尽精致。

在戏剧的天堂,夜晚似乎永不打烊。乌镇“莎士比亚之夜”令人沸腾,“莎翁450特选”的两部大戏齐齐上演,一出来自印度,一出来自美国。印度团体剧场能歌善舞,《第十二夜》欢乐连连,在古色古香雕梁画栋的国乐剧院演出,堪称完美融合;美国浓缩莎士比亚剧团爆笑全场,三位搞笑男主演语速飞快,《莎士比亚全集(浓缩版)》high翻了乌镇的夜晚。同时,在戏剧节期间,乌镇还将继续上演“历史之夜”、“欧丁之夜”、“小剧场之夜”、“孟京辉导演的午夜惊奇”,精彩不停。有着华人世界第一前卫剧团之美誉的香港进念•二十面体开场惊艳,历史大剧《万历十五年》结合昆剧与多媒体,借古通今,以历史陈述现实,拉开戏剧对话空间。同样以历史为题材,林兆华大导的《拍案惊奇之一鸟六命》围绕北宋徽宗年间的一起无头公案展开,在嬉笑怒骂、插科打诨的情节里,历史在“喜大普奔”的热闹感叹中,留给戏外的人无数值得寻味的智慧。“欧丁之夜”必将震撼,《追忆》因为每场只限定40位观众入场,现在已是一票难求。尤金尼奥•巴尔巴先生继首届乌镇戏剧节《鲸鱼骨骸内》之后,这次究竟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震撼?如果错过大师,小剧场精选里也有彩蛋。改编自胡赳赳杂文集的话剧《北京的腔调》在北京连演15场之后南下乌镇,为戏迷们奉献一场有关饭局的信仰革命;导演杨婷联手喜剧黄金组合陈明昊、赵红薇、赵晓苏,编排英伦范儿当代悬疑喜剧《开膛手杰克》;台湾杨景翔导演带来了对时下名利价值观进行深刻思考的作品《在日出之前说早安》;121舞台工作室演绎了中国古典妖狐荒诞喜剧《从前有座庙》;由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和任明炀实验剧团联合完成的“1+1”项目《东海暴风雨》,继5月乌镇人气首演之后再次回归,是谓“文化乌镇新秀推”献给广大莎翁戏迷的一份特制的戏剧节礼物。



青年:新鲜、创意的戏剧魔法世界

除了大师们的精彩作品,本届戏剧节“青年竞演”也已经拉开帷幕。青年竞演是乌镇戏剧节为推动青年原创戏剧的发展,扶持青年舞台戏剧人才,并为热爱戏剧有潜力、有梦想的青年创作者提供的一个展示自我才华的平台。 蚌湾剧场正在轮番上演十二部青年艺术家的入围作品。自2014年6月1日报名启动开始,青年竞演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队伍的资料,经过组委会的多番讨论和严格甄选,最终入围的12部作品将代表青年戏剧的新兴力量,为第二届戏剧节奉上一场场精彩的戏剧对决。《有可能坚定的锡兵》、《爷爷历险记》、《论一只半兽人的自我成长》、《绑架》、《怪物》、《都市梦游者的沉默》、《西》、《跳墙》、《维也纳·春之祭》、《山居》、《流转门》、《最初的最初》,十二支队伍中,有四支队伍曾参加过首届青年竞演,其他八支团队剧组是首次亮相,新老面孔在这个新鲜年轻的舞台上汇集一堂。

参演者以一扇看不见的门、一顶帽子和一件乐器为道具,进行40分钟舞台戏剧演出。第一轮竞技之后,从创作者们的激情与才华可以窥得年轻戏剧的多样化与价值观。《都市梦游者的沉默》中融入了大量的舞蹈动作,以影像、字幕、以及画外音来表现都市、沉默、现实、的杂乱无章感,对时代的公共情绪和现代人的症状都有所讨论; 《流转门》剧情设计得很巧妙,通过三个男人的各自重生,将人与人之间的欲望与纠结呈现,而同时又明晰了三人之间的心理关系,“三位演员的表演值得称赞,现场张力十足,偶尔的幽默深得几位当红评委的真传”;《绑架》是青年竞演中最年轻的剧组,灵感来源于编剧的一个噩梦,涉及到了不少现实的反思和“少女的八月”这类新闻事件, 绑匪与人质之间的对话,对伪文艺青年与微博公知这两大社会有害群体进行了批判,以反思“人生无处不绑架”的当下,有形的无形的;《有可能坚定的锡兵》的氛围和感觉延续了那部著名的伤感童话,演员的表演天赋值得称赞,这几乎是一出独角戏,演出了不可复制的真情。

首届戏剧节青年竞演的水准让人很是欣慰,这届的水平也值得期待。11月8日,青年竞演决赛对决。陈向宏希望“借助乌镇戏剧节,希望实现更多年轻导演的梦想,乌镇是个梦想地,在这个小小的舞台将迸发出更多青春能量。”这些可能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思想和身体一样饱满年轻,先锋与创意层出不穷,他们需要在这个平台上寻找到筑梦的力量。



相遇:如梦似幻,处处有戏

无时不刻都有街头艺术家出现在水市口、日月剧场、民宿甚至西栅大街全街区……他们来自各个大洲,语言不通,只有最原始的肢体动作与投入的演出呈现戏剧表演最本初的魅力。11天里,超过300组嘉年华团队将扎在小镇街头,为游客带来近1500场原生态演出,平均每天一百多场街头表演。从中午11点到晚上11点,不论几点到达乌镇,不论走在何处,从桥边到巷口,从草台到凉亭,甚至船头和佛塔上都有表演,你在这里处处都能与戏相遇。

世界街头戏剧、现代表演艺术、音乐汇演、曲艺杂耍、舞蹈等,感受来自全球各地的文艺气息。其中,嘉年华期间最大的团体是艺术候鸟联盟ART BIRDS UNION,这是一个集公共空间跨界艺术创作、欧中艺术团队推广、文化艺术活动交流为一体的国际情境艺术平台,为嘉年华带来了好几个顶级的剧团和世界级水平的表演。CIE CHAP’ DE LUNE月亮盒子剧团 (法国)带来古怪精灵的木偶巡游,奇异昆虫、萨杜林爷爷人体木偶、印第安人BOB,引发观众好奇的正是他们的作品。 CIE D’OUTRE-RUE伍特街剧团(比利时)的高跷队伍缓慢地走在大街上,俯瞰人群,并不停地使用他们的高科技技能审视世界,这两个对周遭一切均感到好奇的机器人将用它们那双犹如情感侦测指南针的眼睛与你对话;千里耳木偶是两位神秘的使者,能听到最细微的噪音,以及你内心的对白。 CIE MACHTIERN马舍提耶克剧团(法国)派出两位头部被套进玻璃鱼缸的男人,引发了人群对荒诞的发笑;另外还有《大面人Les Caboches》木偶巡游,一位头大身小、身披红色斗篷的人物,将用他们丰富的表情、灵动的眼神与你交流,并用他们独特的方式把你的情感无限放大。CIE AQUACOUSTIQUE 水音乐剧团(法国)在游客服务中心入口的喷泉中接连表演,每天都吸引了很多游客的驻足,这场水之合奏会以废物料重塑成乐器,排水管变成萨克斯风,当矿泉水瓶变成乐鼓…… AMBARA安芭拉剧团(国际混合团队-法国、意大利、巴西、中国)的船上皮影戏根据水乡乌镇对中国文人的影响而量身创作。另外这个强大的艺术联盟还有 CIE LEZARDS BLEUS蓝色镭射剧团(法国)、CIE 3 SECONDES 三秒剧团(法国)、MIME DEMET默剧剧团(法国)、LEDA ATOMICA兰姆乐队(法国),每个剧团的表演都相当精湛。此外,随时随地的街头戏剧、音乐汇演、曲艺杂耍、舞蹈,共同营造了这一出比梦境还梦境的氛围,比惊喜还惊喜的相遇。

这是最真实的“东方戏剧梦”。戏剧的天堂里,艺术家成为你的朋友,观众脱离都市的浮躁,戏剧的语言在各处流淌,人得以回到自在与本真,回到那一层介于现实与梦境之间戏梦。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