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竞演|首轮观众投票支持率揭晓



通过三天6组18支团队的演出

首轮观众投票支持率揭晓





今天是青年竞演第一轮的最后一天


今天下午,青年竞演的E组剧目——G13《满》、G14《雪夜林间暂驻》、G15《花吃了那女孩》,和F组剧目——G16《徐娘梦》、G17《迷路的乌龟》、G18《一又四分之一》,也完成了他们的蚌湾处女秀。




袁烁:我是一个比较丧的人,这部戏的一大冲突就是一个丧的人和一个不允许别人丧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状态,如果不能理解,至少请尊重。如果你一味地用自己的生活状态去改变别人,只能是把他推向毁灭。

袁烁:我们是在楼道里排练的,学校里一幢施工中的教学楼,特别吵,工人们休息的时候就围观我们排戏,地上很脏,演员该躺在地上还是躺在地上,真的很感谢她们。

杨正熙:以前我们都是更喜欢一些别的专业,像是电影、播音这些。大二时候,一位年轻的老师引领我们走近了戏剧,感觉在戏剧中获得了一种力量,感受到了戏剧的美好。

隆艺竹:戏剧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我们,无论是性格还是外形,都变得更丰富了。

袁烁:戏剧大概是一把锤子吧。不断地把我们因成长而僵硬的部分锤掉,让我们的心保持柔软。




其实编剧在创作这个剧本的时候,虽然框架是有的,但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直到有一次读到弗罗斯特的一首诗《雪夜林间暂驻》,一下子整个故事的脉络都清晰了。当我在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从中思考到它的主题是想表达一个女人的一生,通过三个不同年龄阶段来表现出来,她在少年、中年和老年的时候,对于亲人,对于爱人,对于生活的一些思考,都是不一样的,正如我们每个人经历过不同的生活阶段,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会变得不一样,我们会不会反思自己?我们会不会后悔?我就觉得这首诗其实是在表达一种“未选择的路”——生活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不会选择原来的路?

一个人的过法,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去教你该怎么做,只有你自己经历过才知道。

其实我们这个组的成员都不是专业的,有学播音的,有学文学的,都是来自不同院校的学生或者老师,也算是临时组建起来的,大家个性也挺强,在磨合的过程中也会有摩擦,但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去,我们都不是在一个地方,有演员每天花一个多小时赶到排练场,其实演出时间也就只有5分钟,但是大家都很愿意付出。

我认为做戏剧的人是纯洁的,爱戏剧的人是年轻的,我不敢说戏剧是我生命的全部,但它是我生命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将会和我的爱人、我的家庭、    我所崇拜的老师、我所崇敬的知识,处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大多数的艺术,实用性都不高,但正是这些艺术,正是这些实用性不高的东西,恰恰代表了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代表了人类的良知,体现我对这个世界的思考,体现我对人类的思考,我对存在的思考,所以戏剧将是我生命组成的一部分。




杨哲芬: 看到主题“明”有光明和希望的意思,“明”是“日”+“月”的组合,而我们往往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光明耀眼的事件中,而黯淡寂静可能很容易就被忽视。加上我是一个老师,从自己当学生到做老师,我注意到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校园霸凌事件一直存在。受虐的孩子往往就是那些默不吭声在学校并无大“存在感”的人、甚至有些“施暴者”也是在平时没有“光芒”的特别安静的人。导致这些霸凌事件的凶手到底是谁?凶手真的仅仅只是施暴者吗?家长呢?社会呢?学校呢?或者是大家对权势世界的趋附?人性本能的自保?我的创作来源于这些思考。

黄夏童:表情包!我们组里四个都是精分少女,外加一个精分“小妹妹”,每天都很囧很搞笑,然后我们都很喜欢照相,会给彼此拍照,于是就形成了很多很多表情包,会互相发。

钟诗雨:我们从建组开始,彼此喊彼此都是戏里面的名字,再也没有喊过真名了。

周洲:对我生活最大的改变是,会看到很多不同的戏,也会自己尝试创作很多不同的本子,在这个过程中会接触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不同的性别、年龄、职业、身份,通过了解他们,我变得更能理解自己身边的人,会更多的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了。

钟诗雨:在接触表演之前,比较不愿接触跟我无关的人和事,现在会比之前更多地关注生活的细节。




高轶男:编剧格局就是作品格局,我这几年有宝宝了,所以很难不离开孩子,而且自己一直想尝试妓女的角色,过一把瘾。

到乌镇之后才知道道具只能用一桌二椅,原本我们使用了很多长条凳,做了很多舞台上的设计,现在只能临时做出删减。随遇而安吧。

给了我饭吃,让我体验到了那种靠梦想吃饭的感觉,每天都做着很开心的事,也能吃饱饭,挺幸福。

高轶男:是我的爱好中的唯一,我常常想,如果我不爱戏剧的话,我将是个何等空虚的人。

高轶男:我就替导演感谢我们所有的编剧和演员吧,因为他真的特别忙,但也特别相信我们,“你们玩吧,你们开心就好”,愿意放权,让我们有了很多的发挥空间,其实这部戏很大程度上是玩出来的。



奚男: 身边很多朋友出国留学,之后要面临留下还是回来的人生选择,这可能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现象,而爱情是影响这个选择中很重要的因素,选择乌龟这个意象,是因为它长久,它象征一种对爱情的坚持,但它也会生病,会意外死亡,爱情中一方的乌龟可能会先死,甚至是这个人自己去谋害它。

奚男:因为我也是演员,很多时候没有人在前面看着,调度上会有些问题,走错位是很经常的事情。

戏剧给了我很多,在排戏的过程中我学会了怎样跟人相处,怎样跟人交流。

奚男:我觉得在一个空间里,做出另一个小世界来,很酷,戏剧不仅限于一个舞台,它是一个“场”,你可以把观众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里,这种建构能力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探索。

真的很感谢,可以给我这次机会,不知不觉地就收获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情谊,也感谢青年竞演,让我们有了一起搓澡的机会。




张彬:我想尝试一些跟自己以往创作风格不太一样的作品,正好乌镇青年竞演的题目出来,就做了这样一部反映现实的戏。

会笑场,有时候很动情的情节,演的时候乐得不行。

张彬:有些地方干脆就调整成喜剧的形式,这种排练中即兴产生的化学反应,有的成了我们加入戏里的小包袱。

戏剧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平时看话剧、电影、电视剧,会本能地用一种专业的视角去看,这有好处,但也很累,有时候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展开,就会产生自我怀疑。

让我变得更自律,也丰富了我的生活体验。戏剧是与人交流的过程,对内需要团队合作,需要每一个成员的自律,对外,作为一名演员,让观众读懂你的戏,首先要自己懂得自己扮演的人物。

张彬:付出最多的就是导演,除了对剧本进行二度创作,大家在排练过程中的情绪问题,甚至吃饭这种事,都是导演在处理。




接下来还有两轮竞演

还没看的朋友、想二刷三刷的朋友

赶紧马克好赛程表吧!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