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大欢喜》莎士比亚谈情 唱念做打说爱| 特邀剧目回顾

  《皆大欢喜》这部作品像是莎翁传来中国的情书。在西方故事文本中加入中国戏曲元素,这是最超越的组合,这是最真诚的致敬!本剧讲述了弗莱德里克篡夺了自己胞兄(即罗瑟琳的父亲)的公爵之位,把公爵赶走流亡在森林。美丽的罗瑟琳与善良的奥兰多相爱,但不久也被弗莱德里克放逐,不得已女扮男装逃亡,与奥兰多在森林不期而遇。奥兰多拯救了虐待他的长兄奥列佛,使他良心发现,并与西莉娅产生了爱情。他们一起在森林里,帮助罗瑟琳寻找父亲,并最终找到了父亲。弗莱德里克受隐士点拨,幡然悔悟,将权位归还给了胞兄。四对恋人喜结良缘,以善胜恶,皆大欢喜。

莎翁剧本中的东方可能

  莎士比亚的伟大,其名字足以涵盖一切,他早已是戏剧与文学中一个重要的研究型文化符号。《皆大欢喜》这次遇见中国戏曲,在西方戏剧的土壤里融入中国戏剧(中国传统美学)的元素,两位导演表示,“没有可借鉴的东西,一直在摸索。”


12名演员的唱念做打,12条中国传统红色大长凳与剧场空间形成的比例关系,“服化道”黑、红、白三种颜色的交相呼应等,这些形式上的突破不仅展现了当代剧场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碰撞与光彩,更反应了中国传统戏曲元素形式上的互通性和多植入渠道,也是两位导演的专业和中国传统美学观念的预见。本剧的12名演员不但有学习戏曲的经历,同时具有出色的原创性,在形体、戏曲唱段方面上的节奏把控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找到这个角度去发掘中国戏曲元素,会拥有比传统意义上更大的可能性,用中国美学的表达方式与剧场形成对接与碰撞,在碰撞里寻找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最终让观众感受传统与现代的光辉。到底是形式大于内容还是内容大于形式?就此而言,已不再重要!

专访《皆大欢喜》导演余凤霞、陈涛

  针对今年乌镇戏剧节,作品会不会进行改动?

  这次在乌镇戏剧节会尝试增加音效,营造更为“戏剧”的观看效果。以前的版本之所以没有刻意的音响、音效、音乐,是为了追求最为朴素的戏剧形式。这次稍稍改动,配合演员的专业性,非常期待此次观众的观看感受。





  何时开始尝试对戏剧进行跨界融合的创作?

  第一阶段是从2005年我们学导演开始,心中萌生出戏曲不仅仅是传统表演的程式化状态的概念,那时我们就已尝试在戏曲上融入西方戏剧元素了。第二阶段是从2010年以后,开始着手想去做新的尝试,即在当代戏剧剧场里融入戏曲元素。恰恰莎翁的剧本可以囊括无限种可能,所以《皆大欢喜》应运而生。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