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朗读会《阅读就是向陌生人举杯》——李立群

邀请有实力有魅力有正向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朗读自己心爱的文字,传递阅读的喜悦。他们可能是导演、演员、编剧,可能是作家、诗人、歌手, 然而他们来到朗读会,首先因为他们是一个阅读者。 在西栅的黄昏,我们开始分享。“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那正好,我们让眼睛休息一下,开始聆听。



《错误》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小站之战》郑愁予

两列车相遇於一小站,是夜央後四时

两列车的两列小窗有许多是对著的

偶有人落下百叶扉,辨不出这是哪一个所在

这是一个小站……


会不会有两个人同落小窗相对

啊,竟是久违的童侣

在同向黎明而反向的路上碰到了

但是,风雨隔绝的十二月,腊末的夜寒深重

而且,这年代一如旅人的梦是无惊喜的

《浪子麻沁》郑愁予

雪溶後 花香流过司介栏溪的森林

沿著长长的狭谷 成团的白云壅著

猎人结伴攀向司马达克去

采菇者领著赤足的妇女

在高寒的赛兰酒 起一丛篝火



修好所有的篱 结新的筏

起得早早的小姑娘 在水边洗日头

少年的泰耶鲁唱出冬藏的歌

而却不见了 那著人议论的

那浪子麻沁



他去年当兵 今年自城 来

眼中便闪著落漠的神色

孤独 不上教堂 常在森林中徜徉

当果树剪枝的时侯

他在露草中睡觉

偶尔 在部落中赊酒 向族人寒暗

向姑娘们瞅两眼



三月的司介栏溪,已有涉渡的人

雪溶後柔软的泥土 召来第一批远方的登山客

浪子麻沁 该做向导了

该去磨亮他尺长的蕃刀了

该去挽盘他苎麻的绳索了

该听见麻沁踏在石板上的

匀称的脚步声了



而猎人自多雾的司马达克归来

采菇者已乘微雨打好了槽

少年和姑娘们一齐摇著头

哪儿有麻沁 那浪子麻沁

“哪儿去了那浪子麻沁!”

面对著文明的登山人

全个部落都摇起头颅


全个部落都摇起头颅

无人识得攀顶雪峰的独径

除非浪子麻沁

除非浪子麻沁

无人能了解神的性情

亦无人能了解麻沁他自已

有的说 他又同城 当兵去了

有的说 雪溶以前他就独登了雪峰

是否 春来流过森林的溪水日日夜夜

溶雪也溶了他

他那 他那著人议论的灵魂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