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桃花源”——乌镇戏剧节,他们来过

想在乌镇安安静静地做个“素人”

王珞丹


我之前拍戏、拍杂志有来过乌镇,但戏剧节是第一次。一直很想来戏剧节,因为乌镇戏剧节每年都会邀请不同国家的非常好的戏剧来,可以看到很多风格不一样的戏,因为我知道像黄老师、孟老师他们挑选的戏剧,肯定都会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和爱好在里面的。


对于我来说,我是第一次来看戏,“融入”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多吃好吃的。我今天吃到的鸡汤面就蛮好吃的,还有上次来乌镇拍戏,在65号民宿吃到的田螺,很好吃,这次故地重游必须再吃到。

下午去剧场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嘉年华演出,我也过去围观了一下,但主要还是想在乌镇安安静静地做个“素人”(笑)。


我下午看完戏还赶过去看枕水雕花厅的朗读会了,但是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我又不好进去打扰大家,就只有在边上安静地站着聆听。


我晚上还饿着肚子看了3个多小时《我们的班集体》,就觉得台上所有演员的素质都非常好,而且是每个人都很好,整体性特别强,每个人的表演都很干净,都是极准的那种。




“期待看到青年的挣脱。”

李立群


每次来乌镇戏剧节的主要任务是看戏,这些年其实坐到台下做观众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来乌镇看戏,除了新鲜之外也会有一些期待,在看戏的时候希望看到现代人怎么演戏,如何对待舞台。就是他们心目当中的舞台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老把一个成功过的认可过的形式永远不变,或者换汤不换药地在演,或者软体硬体在换动一动灯光,其实那个形式没有变,不但没有变还很沉迷,看到这里就会有点伤心甚至遗憾;可是如果有人想要突破这种形式,想要改变这种东西,以为美是用来追寻的,他是没有尽头的,所以不应该停止在某一个地方就算了。


尤其是戏这种东西,完全是由人在表现,人在演,人在设计,是一堆人在舞台这个天生的焦点上表现。所以如果似曾相识就会没劲,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要脱出来,哪怕他挣脱的很幼稚,那怕还有问题,你都愿意鼓励他,期待他,因为他可能会摸索出一些新的东西,所以在看青年竞演的时候很多表演时幼稚的、天真的,但是也能看到他们的企图心,渴望甩掉不变的传统,甩掉一些表演方式,甩掉一些大家都那么想的一种思维,这个时候新的表演美学就有可能发生。





“被高兴打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王学兵


用三个词语概括乌镇戏剧节的的话,一个是“周到”,主办方安排场次、时间,都为了让观众多看戏做了很多准备;一个是“熬夜”,看得戏一多,尤其是看完戏这有那么多朋友,可以都聚在一起聊聊今天看的戏,很少有机会能大家一起住好几天,聊天还都是在聊戏,太难得了;还有就是“自然醒”,我觉得在这样一个比较舒服、自由的环境,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下午听听论坛,晚上再看俩戏。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看戏,如果没有手机,我几乎可以完全不跟外界联系。


乌镇戏剧节这来的都是戏剧爱好者,或者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昨晚在户外的剧场看《海鸥》,这么冷的天,中间一个观众都没有走,而且跟台上的互动很有感觉,更重要的是那些戏,看到好的戏就是一个享受。


我非常喜欢《奥涅金》,它里面结合的舞蹈,肢体语言给我的感受特别深,有时候我觉得我们都是僵硬的,他用形体的东西表达了很多诗意的东西,那么自然,那么真诚,那么真情。他们都变成了诗人,诗人在朗诵诗的时候是不做作的,会让你觉得他就是那样的,而不是一个学舌的人在表演。我在想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不管用什么手段,去焕发人的一些最真实、最本真的东西,说到底就是不做作,你能感觉到他们是真高兴,他们的高兴把你打动了,悲伤的事情很容易打动人,被高兴打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愉快这种动能,我很喜欢。


我刚演完《酗酒者莫非》,然后就来到这看大量的戏,往常没有这种体验,这种角色的转换,你会感觉特别轻松,我要去看别人的故事了,就像是你自己家经历了一场浩劫,这事刚过,完了你就走到别人家里,看另一场浩劫,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就觉得看戏挺好的。



“我要抓紧时间多看点戏,只有在剧场里才能感受到戏剧的魅力。”

韩童生


我21号下午才到,就一口气连着看了四个戏,每年就这么一次戏剧人的盛会,作为一个职业的戏剧人我是很珍惜这个机会的。虽然这次因为工作还是不能待到戏剧节结束,但还是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一天至少看两个戏,然后预备参加两个峰会,一个对话。


我觉得乌镇戏剧节的氛围很感动人,不光职业戏剧人,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热情也对我有很多的感染。只要你爱上戏剧,就会发现戏剧太有魅力了。戏剧是我一生的情结,永远不能抛弃它。在剧场里感受剧作家笔下的人物,和他们一块笑一块流泪,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我还要去跟他们一起排队看青年竞演。虽然年轻人的作品是稚嫩的,但我看到了他们的热情,哪怕条件简陋,仍坚持把他们经过思考的精心创作的东西呈现给大家,这很让人感动。乌镇戏剧节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舞台。戏剧就是要让年轻人的能量先释放出来,然后再雕琢。我虽然自己年纪大了,但每年都觉得自己像学生一样,学习他们观察生活的视角和思考的深度。戏剧的未来是属于青年的,希望年轻人能一直坚持这条路走下去。



“乌镇戏剧节是中国舞台起跳的高度。”

戴锦华


我之前看了《奥涅金》和《海鸥》,前者是提头人物奥涅金消失了,舞台形式非常精彩,改编得非常有趣,我还开玩笑说这个戏的名字应该改成塔提杨娜。后者是契科夫消失了,《海鸥》这个戏有一种契科夫忧郁灰色的气质,那种灰色当中有一种诗意,但是导演奥斯卡•科尔苏诺夫把它改成了一个非常当代的有一点喜闹剧气质的作品。


我发现戏剧节期间的乌镇,整个成了一个大的舞台,展现了我们国际化的一面。在乌镇看戏,环境氛围整个都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戏剧节上的观众,某种意义上都是专业观众,都特别爱戏,大家都很专注、很享受。



“在乌镇,让你的情感做运动。”

金培达


我今年第一次来乌镇,田导大概两三年前跟我提过,说这个地方你一定要来,转眼就两三年了。我来到这里感觉非常非常好,我们都是城市动物,没什么机会来这种地方,乌镇是很独特的,这个氛围可以让你很松弛地去看戏,松弛是很重要的字眼,一切都没那么紧张。第二就是感受,戏剧节能有那么多的戏来,有各种各样的感受和感动在里面,在一个时间段里连续地去感受,我觉得也是一种运动,让你的情感做运动。这对艺术家太好了,你的心用你的情感做运动,很松弛的运动,去感受、去吸收各种各样的东西。


我有被《奥涅金》震撼到,简单的故事,就要看导演呈现的手法。导演把简单的剧情,用各种手法表现出不同,这才是最厉害的。剧情是简单的,但你可以在里面解读出很多。


《裁缝》也非常喜欢,这一次我带妈妈来的,她的年纪也有点大了,所以看这个很有感触,结束之后我还跟婷婷发了短信,说她这个戏“很有爱”。我觉得国内这一辈的导演,对上一辈的老人家,真的如果他们心里没有这个负担的话,是弄不出来这样的作品的。而且还是一个小剧场的作品,也正因为他们用的是小剧场,你就会发现他们是真的很有创意,整个空间,没有一寸是浪费的,而且还有发展的空间,这一次我们看的是妈妈的角度,下次可能还会发展成爸爸的角度。


今天晚上去看三黑,看了介绍就非常期待,我就喜欢有创意的东西。



来到这里之后,我觉得威尼斯才是“西方乌镇”。

三谷幸喜


我昨天乘船游览乌镇,乘了两公里左右。心情非常好、风也很惬意、小镇景色也很美、真得就像做了一场美梦。从日本出发的时候,别人告诉我乌镇是“东方威尼斯”,但来到之后,我却觉得威尼斯才是“西方乌镇”,虽然我还没去过威尼斯。


来了中国,我就想看一些中国的戏剧,昨天去看了青年竞演,那些年轻人的表现也让我受益匪浅。两国年轻人的戏剧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但我认为他们都非常重视如何逗笑观众,这是相通的。这次我看了三部参赛作品,但主题都非常有奇幻色彩,或者说像童话故事。比如《迷路的乌龟》中可以说话的乌龟,《一又四分之一》中主角与鸡的关系。


日本几乎很少有年轻人会将童话般的故事作为题材。日本年轻人的作品怎么说,或存在现实意义,或设定在现代,大多时候是把我们的日常生活照样搬上舞台。在做现实题材的时候,建议要尽量自然、真实,不要过于夸张。有时会因为过于夸张,反而让观众觉得没有意思。就昨天看的感觉来说,中国的年轻人好像并非如此,比如最开始看的《徐娘梦》,故事发生在古代,或者夸张点说是让人能感觉到中国历史感的故事,我觉得好像也不一定就要重视自然、真实。虽然我本人可能无法导演类似作品,但反过来,我认为大家都是非常有能力的戏剧演员,我很期待去看他们创作的以现实为题材、主题贴近生活的戏剧。



“希望有更多的日本剧团能够来到中国交流。”

七字英辅



到了乌镇之后我看到了很多历史的古建筑,而这些在日本现在几乎都看不到了,日本只有奈良、京都等个别城市保存的好,其他城市一概用钢筋水泥的现代化建筑取代了。但是在这里保存的很好很完美,这是到这里的第一印象。


我认为乌镇戏剧节很有发展的潜力,乌镇距离上海只有90分钟左右的车程,交通非常便捷,此其一;二来,乌镇建设有很多的剧场,集中在这个小镇,为演出保障了硬件设施;第三,乌镇的旅游业非常发达,也可以带动戏剧节的发展,因此我们说乌镇戏剧节是非常有发展潜力的。


乌镇和举办了23年之久的罗马尼亚戏剧节的锡比乌有很多共同之处,但锡比乌距离首都很远,交通不便,另外他是山里的一个小镇,没有乌镇这么完善的旅游设施。锡比乌在刚开始的时候一个像样的剧场也没有,曾用高中的体育馆来代替剧院。经过23年的发展,名气渐增,政府开始逐渐补贴建设剧院。发展到今天,取得了很不错的成果。乌镇的客观条件比锡比乌好很多,所以我认为乌镇很有发展前途。


今年的开幕大戏是世界上一流的戏剧,两年前也曾在罗马尼亚戏剧节上演,乌镇能邀请过来,说明乌镇戏剧节的整体水平也是很高的。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日本剧团能够来到中国交流,也很希望和中国一起邀请更多国外的优秀作品来亚洲巡演。



“大家都有相同的梦想,像是同一个教派的汇集到了一起。”

刘恒


如果你热爱艺术,热爱文字的话,所有的文字都是写给你爱的人的图书,都渗透着你的爱。这个情人就是艺术。车前子小时候说过一个词,背井离乡,他以为是,背着家乡的水源,到世界上去闯荡,背着家乡的井你就离不开创作的资源,你是富有的。我理解的这口井是枯井,要经受写作之苦,即便是苦的,他也是营养和资源。


做一件事都要追求它的价值和意义。在写作中就是对善恶的理解,我们年轻人往往是理想主义的,把生活想象地太光鲜亮丽。这样会导致一个悲观的状态,但人类的真正出路还是善,区分人和动物的出路只有善。


这是我第二次来乌镇戏剧节,觉得青年竞演非常的不错,剧场里有这么多年轻人,这是很难的一点,大家都有相同的梦想,像是同一个教派的汇集到了一起。



“希望和乌镇戏剧节共同成长。”

黄舒骏


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乌镇戏剧节的话就是:纯、缓、情。每次来乌镇戏剧节除了看戏,也是希望让自己的生活纯净,比较缓慢下来,这个缓对现代许多人来讲反倒是一种奢求。不只是人生的阶段,还是整个社会的氛围,大家都在力争上游。在乌镇整件事情会缓下来。


我每次来乌镇都感觉到如梦如幻,在乌镇感觉处处有情,这个情还包括很久以前人们留下的情,点点滴滴,从建筑物,生活的方式,以及现在办戏剧节,大家一起建构的梦境般的情景。我觉得这是有情的人才能办到的。


乌镇戏剧节到今年办到第五届,我们看到都是完成的作品,也许以后我们可以想一个办法,让乌镇产生作品,这可能是让乌镇戏剧节继续走下去可以考虑的一个方式,青年竞演是是一个很相似的方式,不过我也想像,会不会一个人来之前不知道有什么,来之后竟然有一个伟大的作品出现,这会是蛮好玩的。


希望以后每年不管多忙都能来乌镇戏剧节,和它共同成长。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