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辉亮相乌镇导演论坛 再谈先锋

    人民网11月3日电(杨萌)昨天下午,孟京辉出现在乌镇戏剧界举办的“小镇对话”导演论坛,在古老水镇上一处古书场里跟他的老朋友香港老牌先锋剧团“近念二十面体”艺术总监胡恩威再谈先锋话题。


孟京辉:我是先占领先锋的

    提起早年间的“先锋”起始,孟京辉挠了挠头,“我就说点老实话吧,我是先占领先锋的。”孟京辉回忆说,在中戏上学的时候,他通过学校的图书馆借到了德国歌德学院的一些资料图片。“我就是通过这些照片,开始了解世界的。我看了这些资料以后,就迅速聪明地占据了‘先锋’这个词。但是光占着也没用啊,别人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是猛拉,还要臭死你们!”

    “而且我们还攻击一切不先锋的东西。不管是比我们老的,比我们年轻的,还是跟我们风格不一样的。我们都说,这也太不先锋了,表示特别看不上。然后我们还跟香港、台湾、美国、德国的先锋势力相勾结,造成先锋同盟。这样别人再提起‘先锋’这词儿来,就会说,知道啊,先锋,那导演,孟京辉啊。‘先锋’这词儿就是我的了。别人就算想用,也不好意思用了。”孟京辉说起这些,跟当天的主持人,也是自己大学时候的好友史航一起哈哈大笑,就好像又变成两个得意的大学生。


谈先锋变化 孟京辉设想新版《等待戈多》

    “先锋”这个词虽然跟“陈旧”正相反,但对孟京辉来说却恰恰是老生常谈。说到这些年来创作的进展,孟京辉觉得,即便是老的作品,再重新复排,也不可能再做跟以前一样的版本。在不同的心境下,加上新的手段,会创作出完全不同的作品。

    孟京辉讲述了他几个版本《等待戈多》。“最早的时候,我们那个版本,是1989年。当年跟胡军、郭涛,还把张楚找来。就是刚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做了一个特别好玩儿东西。再就是后来非典的时候,有一个版本,因为非典没有上演。这个版本里,我们还从内蒙古订了50只羊,让50只羊一起表演。但是现在你要是再让我排的话,我就想排一个26个人演的《等待戈多》,找一堆老头老太太演。为什么是26个人呢,是字母A到Z。然后观众也只有26个,也是A到Z,这观众可能就会特别关注跟他能对应上的那个老头儿,他是怎么等待戈多的。这几个版本,哪个跟哪个也不一样。即便是一样的戏,也会根据当时觉得有意思的方式去排。”


胡恩威:思考能力越低 消费越高

    昨天论坛到场的另外一位嘉宾“近念二十面体”艺术总监胡恩威算是孟京辉在香港的同行。胡恩威把“消费主义”和“文化”摆在了一组对立的位置。

    胡恩威普通话不是很好,他吃力地透过港式语言,解读“消费主义”和“文化”之间的对立关系。“消费主义的主要理念,就是不要思考。它会给你一个东西,告诉你应该消费它。这些都是不去经过思考的。在现代社会里,思考能力越低,消费就越高。那些思考的作品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提醒一下人们,不要只有消费。”

    主持人史航把这种趋势叫做“一种自我退化的竞赛”。“有很多人提到一些经过思考的作品,会觉得费劲、看不懂,稍微费点事,需要牙口的事情,都被省却了。那我们就会贬变成宇航员。我们吃的所有食品都会像牙膏一样,标准化,挤出来,没有真实的味道。这种简化有时候是不可逆的。”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