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戏剧节小镇对话论剧场与创意:执着的魔法师

搜狐娱乐讯 11月6日下午,乌镇的评书场门口早早就排起了长队,两位知名导演——戏剧节荣誉主席尤金尼奥-巴尔巴与发起人之一赖声川——的小镇对话环节当然没有人想要错过。本次小镇对话的主题是“论剧场创意”,由两位从事剧场演出多年的领军人物与听众共同交流自身的经验和想法。



“剧场”与“创意”的定义

巴尔巴先生首先分享了自己对于“剧场”和“创意”这两个概念的认识,他认为“剧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商业场所,是为了娱乐大众而存在的,而在剧场演出的人则想要谋取自己的利益,因此难免是使戏剧成为服务大众的内容。而政府、政治家们则将剧场视为宣传自己思想主张的工具,他们对剧场的慷慨支持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在政治的影响下,剧场的概念发生了延展。而所谓“创意”则是导演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而采取的手段,处在不同情境下的导演需要拥有不同的创意。

赖声川导演则选择从一个单纯得多的角度来理解这两个概念。他认为只要有空间、有观众、有演员,在这个空间里发生了交流就是剧场。因此回归剧场的本质可以发现,一个永恒的问题就是“台上的演员要和台下的观众说些什么”。他谈起近日观看《追忆》这部戏的感受:“它(《追忆》)即是回归了最原始的状态,两个人,对着四十个人,通过说话、歌唱和弹奏乐器来讲一个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些观众被转化、升华了。”赖声川相信这就是剧场的魔力、魔法,他认为导演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个魔法师,而“创意”就是魔法师使用魔法的方式。他提到:“故事始终是最重要的,我很重视创作的动机。”


巴尔巴:将自卑转化为骄傲来创作

讨论过对剧场创意的认识后,两人的谈话转向对个人创作技巧的交流和分享。巴尔巴认为:“创作正确的环境使戏剧可以上演就是一种创意”。他谈起了自己从事戏剧行业的经过:“一开始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我能够用自己的毅力来吸引别人参与,与伙伴们一同分享自己的概念,当时的我比他们都大十岁左右,思想、观念几乎完全不同,但是我们同是被剧场和社会排斥的人。”为了寻找同道中人,他特意去戏剧学院找没被录取的人员名单,一个个上门询问他们的意愿,他装作口气很大,称自己是一个前卫的导演,成功取得了许多人的兴趣。因为没有正式的剧场,他们就借朋友任职的学校教室来排练,欧丁剧场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创立的,巴尔巴说:“我和欧丁演员之间的规定几乎就是在绝望中指定的,自卑有时也可以转化成工作的动力,转化为一种骄傲来进行创作。我个人的、与社会的旧有概念进行对抗的执着就是我的原动力。”

除此以外,巴尔巴还有一条执着的原则就是要与自己的演员守在一起:“剧场的人际关系大多是很短暂的,观众们来了又去,但是演员们可以想办法一直在一起。”欧丁剧场的一位演员已经与他合作50年了。


赖声川:创造特殊环境下的新形式

与巴尔巴的经历不同,赖声川笑谈自己起步时手里有一个博士文凭,虽然时至今日发觉文凭毫无用处。他谈到:“我在回到台湾时民众心中对剧场毫无概念,因为政府不认可戏剧,所以没有什么现代的剧场,不像大陆当时有曹禺、人艺等。我不相信一个没有剧场的社会是健康的,剧场就像社会的血液,有了戏剧,社会的血液循环才会变好。”在这种现代戏剧界几乎空白的环境下,赖声川与自己的夫人丁乃竺、还有多位至交好友金世杰、李立群、李国修等人一同合作,开始尝试打造自己的戏剧,排练环境也几乎是一样的艰难——家中的客厅。

但是经过这段艰难的起步阶段之后,这些创始者都开始有了很多其他的发展机会,合作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赖声川提到:“我们当时心里都很明白,大家都是很独立很先锋,这样是很难像欧丁一样在一起工作50年的。但是当时那种特殊的环境下,促使我们创造出了新的戏剧形式,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作品很难被模仿和归类,是一种另类的作品,但却很幸运地被观众们接受了。”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