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戏剧节最佳戏剧奖得主《跳墙》 导演专访

搜狐娱乐讯  “自小多病难,父母担惊骇。自小许入空门,全凭佛爷带。前殿少打扫,礼拜常倦怠。脱下袈裟来,赶出山门外。”这首小诗是《跳墙》剧目介绍上的一段话。这出戏以两位女演员默契而精彩的演技征服了台下的评委和观众,也用琴声和台词的对话缓缓地讲述了一位少年僧人在回归红尘前夕内心的疑虑和挣扎。本届戏剧节中《跳墙》剧组拔得青年竞演的头筹,导演毛尔南在闭幕式之后的嘉宾晚宴之中接受了采访。



搜狐娱乐:毛尔南你好!首先恭喜你和你的团队获得本届乌镇戏剧节的“小镇奖”,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你们的剧目和团队吗?

毛尔南:今晚真的没想到能够获奖,原本我们觉得能够获得前三甲的名次已经出乎意料了,今天能够获奖还是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这个戏其实是和乌镇很有渊源的,去年我们的编剧杨浥堃来了戏剧节,他在评书剧场听到了一个关于小和尚“跳墙”的故事,之后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题材’,要和我当面聊一下这个创意,我同意了。  今年我的两部小剧场作品都是和这个题材有些关系的,这可能是一种巧合,也可能是我们80后的一代在成长中慢慢有了一些感悟,想要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情,或者对于生活的一些哲学思辨。

搜狐娱乐:在你们的演出中,我看到演员用到了很多舞蹈的元素,这是你们这部剧想要体现出来的吗?

毛尔南:对,也是比较赶巧了。今年我开始对肢体元素在舞台上的应用特别感兴趣,我们在《跳墙》这部戏里一点都没有用到外来的声音,所有的音乐和音效都是由演员自己发出的声音,比如锤击声、摔打声,比如演员用乐器演奏的旋律,还有表达情绪的一些音效。我觉得戏剧最终的魅力不在于导演、编剧等,还是在于演员本身,在于演员潜能的发挥。我特别希望在舞台上的呈现能够和演员有特别紧密的关系。有几次我们的音响老师就很诧异,因为我说我不希望听到那种来自舞台两侧的、机械化的、金属的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我希望是把来自演员的肉身里、有血有肉的声音传递给观众,这种有生命、有气息的东西才有可能跟观众很好的对话。我一直很强调演员的气息和节奏。我刚刚还在和演员聊这个,未来我的戏可能还会有新的探索,但是对舞台肢体这块,通过这两个戏的排练、总结,我想我会更加着重强调一些,因为的的确确这不仅仅是我所感兴趣的,也是观众们看得比较来劲的一件事。



搜狐娱乐:确实。您这两位演员在舞台上的演出可说是十分的默契,可以讲一下她们以前合作的经历,或者您与两位演员以前的合作经历吗?

毛尔南:确实很多人都说到这两位演员在舞台上极其默契,而且在形象塑造上十分鲜明。一位是至真的、质朴的、比较纯的小和尚;一个就是刚柔并济的,有一点点是小和尚对立面的影子。

简单介绍一下她俩:演小和尚的(彭璐琦)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在读研究生,上大三;演影子的是刘美池,她是中央戏剧学院舞剧系的老师。这次我想要一个新鲜的东西,就是戏剧演员和舞蹈演员在舞台上做个融合。当时有人说这是“碰撞”,我觉得不是,我想要的是“融合”,因为我觉得戏剧和舞蹈这两种舞台艺术有相联系的东西,能够取长补短。比如说戏剧演员可能相对于舞蹈演员对台词擅长一些,而舞蹈演员对肢体的把控要比戏剧演员更加游刃有余一点。最初就是因为我想在舞台上大量地运用肢体,才找到这两个演员。

之前我和刘美池老师合作过,我的上一部戏她是我的舞蹈编导。她是一个好编导,又是一个好演员,最重要的是她又是一个好老师。而(我)跟彭璐琦在创作上是第一次合作,但是我跟她之前很久就认识了,因为我和她的导师在一起带一个班,她经常会来这个班听课,所以(我)常会和她聊天。

在这个戏出来之前,我也在想是选两个女演员还是两个男演员。因为“和尚”乍一听上去会想到男的。但我不希望是那么有阳刚之力的舞台呈现,因为他是一个16岁极其年轻的年龄,还属于少年时期,有那种雌雄一体的感觉。如果选女演员也担心她们在舞台之上的爆发力和张力可能会差一些。我也纠结了好久,最后说服了我们的编剧要选两个女演员。当时我心里就有一个轮廓,想选小和尚就是璐琦,因为我们想要比较瘦的、高挑的、轮廓没有那么分明的女孩子。正好(彭璐琦)她会乐器,她也学过形体,这是挺难能可贵的,(是)上天赐给这个剧组的一个礼物。

定‘影子’的时候是我和刘美池老师合作一门课之后,我们这边准备要开排了,突然有一天晚上,排练结束我开车回家,就想到刘美池挺合适的。(之前)怎么没有考虑到呢?因为她没演过戏剧,所以当时有些担心台词的问题。一直到现在她还在抱怨我把她骗来,因为当时我说这里面没有多少台词,而舞蹈是她从小到大一直在上舞台(演出的),所以她不担心。但当排完这个戏之后,她就说‘怎么这么多台词,你骗了我。’即使这样,美池老师下的功夫(还是)特别的多,她每次来的时候都把台词全背下来了。

所以我在想,刚才上台领奖的时候,我挺激动也挺措手不及的,这么上台领奖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感谢我们的创作团队,和我们的两个演员,这两个演员受尽我的各种折磨,为了能够呈献给世界各地的观众一场精彩的演出,演员真的是要很受罪的。

搜狐娱乐:最后一个问题是,在这次青年竞演过程中,您和您的团队除了演出以外,一定还接触到了许多其他的团队,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感受吗?

毛尔南:这次来乌镇,张泉灵老师在开幕式时谈到了“家”的概念,我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的衍伸就是:这个家的成员变多了,因为认识了很多好朋友,有北京的、外地的、台湾的、香港的……我觉得认识这么多戏剧圈的年轻的朋友,非常来劲。因为他们有很多想法,因为我比他们有一点点大,有的时候相对之下人的知识总是会有死角的,他们会补充我许多新鲜的血液,值得我去学习,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增进了相互之间的友谊,我这两天就和台湾的高天恒导演有个约定,我说“你回来北京吗?”,他说“我会,我明年的时候会去北京”,我说“你来的时候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他说“一定,你不说我都想给你打电话了!”而且他也很喜欢肢体的戏剧,他说我们俩一定要好好交流交流。然后还有许多北京的戏剧圈的朋友,还有在北京我们经常约但约不到的(朋友),在乌镇却见到了,这也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事情:他乡遇故知嘛!能够和这么多朋友在这里聊天,探讨自己喜欢的东西,挺舒服的,挺爽快的。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