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我身上绑着另一个我

这部戏让我想到,我们每天都在试图缓和丑与美、善与恶、崎岖与坦途的二元对立。但是,当我们在生命中盲舞,用笨拙的臂膀将它们全都拥入怀中时,这些对立的冲突将不复存在,内心又能重归平静。

——The Underground,观众,海牙,荷兰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