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流浪异乡却习以为常的人,至今漂泊在哪个远方?

流浪、游牧和异乡之人

自身、他人和脆弱的界限

质朴的舞台布景

男人和女人和孩子

血肉之躯和木偶亲密温存

用手臂乏力至极而难以推动仅有的推车

我们流浪

我们一无所有

「那些人」终身流浪却习以为常

《那些人》讲述的是一个难民家庭的故事。男女主角及他们的两个孩子都是罗姆人,他们有个更普遍的称谓——吉普赛人。


背景扫雷

吉普赛这个名字本身是错误的,因为吉普人(Gypsy或Gypsies)是从英语埃及人(Egyptian)一词演变而来的,这是英国人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他们的传统称呼。这是由于15世纪时欧洲人对于流浪到他们那里的异乡人不太了解,误以为他们来自埃及,所以就称他们为“埃及人”,慢慢就变成“吉普赛人”了。吉普赛人自称罗姆人(Rom),这个名字在他们的语言中,原意是“人”的意思。1965年成立的吉普赛人国际组织——罗姆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Internation Rom)就使用了罗姆人一词,而且现在正得到国际的承认和尊重。不道由于习惯和传统的称谓,多数仍称他们为吉普赛人。

罗姆作为一个天生流浪的民族,内心有着很强的民族性格。从法国作家梅里美的《卡门》中我们可以窥见这个民族的一些特性:热情、奔放、洒脱、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流浪。终年流浪、不愿受拘于任何其他法律的罗姆人,自远古的十一世纪以来,都成规范。即使今日,仍有百分之九十五的罗姆人,定居在石砌的房子里,却依然谨守祖先的传统,共同而紧密地生活在以地毡装饰的狭小空间,就如同过去的敞篷马车里生活一样。


他们拒绝其他文化与变化,保守着内心关于流浪的一些浪漫的向往和天生的特质。
他们用流浪抒写着一代一代的历史,出生时是起点,死亡时是终点。
他们中很多人在唾骂声中生活,过着只有自己民族才能理解的日子。

该剧就是在罗姆人被驱逐的背景下创作,描述一个普通的罗姆人家庭的流浪生活。他们推着自己的车暂时安顿于某处,剧中有吃穿住行,有大人的争吵,有孩童的嬉戏打闹,也穿插着过去美好的回忆,后来他们遇到警察,营地被破坏,于是他们造了一艘小船继续飘向未知的远方。一个罗姆家庭普通而普遍的日常生活,背负着根植在民族血液中的流浪命运,使得整部剧看起来平凡、习以为常,却在不动声色处催人泪下。


「那些人」创造了一种语言


《那些人》使用的是一种虚拟的不存在语言,听起来像一种音乐。这些语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也不能被翻译。但演员的身体和演员的动作是有意义的。因此,世界上每个人都能看懂它的表演,读懂它的意义:或是在游戏,感到饥饿,感到愤怒,恐惧,或是表达的情感,亲情,爱情,诗歌,暴力,排斥……


在担任昂贝尔艺术节的合作创始人和艺术总监长达十年之久后,本剧的导演和编剧弗朗索瓦斯·格里埃尔(Françoise Glière)创立了莉莉拉贝尔剧团,将工作中心放在语言方面——肢体语言与口头语言。


肢体语言

莉莉拉贝尔剧团寻找为年轻人、青少年和成年人的视觉和当代的写作,同时也为那些十分年轻的观众,通过手势和影像使肢体和空间变成语言的翻译器来表达感情及意义。在戏剧表演、舞蹈、哑剧的前沿和交集里,这种肢体语言和空间语言成为人类面临孤独,需要向世界开放时的语言。

口头语言

与这种肢体语言相呼应,出现的写作基于讲述一个故事,在故事中,讲话的是男人和女人,在他们日常生活的斗争中,轶事变得普遍。通过叙事表演,这些故事从滑稽、敏感、引人注目、荒诞到残忍,体现了现代的叙事,往往加上一个原创的音乐背景。)


这些人的故事是普遍的。我希望他们的语言也是如此。观众不需要理解他们的语言,一切都明白了然于人物之间的话语和表演。然而,孩子们来自于两种不同的文化:来自于他们父母的和他们自身的,和或许来自于他们生活的新环境和未来的。在他们的谈话和游戏中,他们使用两种语言,混合使用两种语言来配合他们的想象。

——导演,弗朗索瓦斯·格里埃尔


观众们能够理解舞台上表现的所有动作,和演出者一起笑一起哭,从而理解这个“正常”的家庭的来龙去脉。

语言不是存在人类各民族间的障碍



「那些人」关注着“世界的真相”


本剧的导演和编剧是弗朗索瓦斯·格里埃尔(Françoise Glière)。她在法国波恩和里昂美术大学研习美术,随后在克莱蒙·费朗学习艺术史,很快就转向艺术表演方向。

她的剧使得她在地区和国家级的文化项目和节日中,有着一定的号召力。作为作家和导演,她的工作植根于重大的社会主题:影像在当今社会的命令的《微笑着看着你》;极权主义的《我们其他人》;外来的《那些人》。


通过剧团主导的项目,我们发现她是一个故事讲述者、演员和导演。在她创立剧团的同时,她在弱势社区组织关于早期儿童的文化活动,邀请多元文化的家庭参加他们的孩子的语言学习(这个项目已经在克莱蒙-费朗城市素养教育政策背景下,运行了八年)。


莉莉拉贝尔剧团为观众带来形式广泛的演出:讲故事、叙述、当代写作、木偶、实物戏剧及视觉戏剧。剧团的宗旨是为每一个创意项目提供另类的艺术和戏剧表达方式。这就使得此剧是开放的原创风格和流派,而不是专门针对特定类型的观众。打破界限、探索主题是本剧团的哲学核心,以创造丰富的表演。

切勿迷路,切勿分离。

在流亡时期,家庭必须代替整个国家。

分离就意味着生命分崩离析。

来乌镇

走近神秘而又温暖的流浪民族



演出信息

演出日期:2016年10月14日/15日/16日19:00

2016年10月15日/16日14:30

演出场地:国乐剧院

演出时长:70分钟


版权所有 © 2019 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