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就让我沉醉在乌镇的街头

乌镇的街巷很长

一眼望不到头

不知通往何处


当你踏上的那一刻

愿你已经开始遗忘

遗忘城市繁华 遗忘内心向往

遗忘自己 遗忘世界


这条街上  有非同寻常的模样



是艺术找到了小镇,还是小镇激发了艺术

古镇嘉年华成为国内青年戏剧爱好者在青年竞演之外的另一个表达自我的舞台,他们不止一次地来到小镇上,肆意挥洒着自己的创造热情。


是从小镇走出去,还是游子的回归

小镇吸引着五湖四海的青年人的到来,更是吸引着桐乡青年回到家乡,将桐乡本土的传统艺术表演形式传承起来,让尘封已久的老祖宗的玩意儿重新在嘉年华的舞台上焕发光彩。


是一方舞台,还是一个世界

今年的古镇嘉年华,有老面孔,也有新成员。小镇有一方舞台,他们就展示一个世界。




人工镜音

诗歌声音现场

自0而1的时空奇点以来文字与诗歌横空降临,自我吟唱与复制乃至今世。然而诗歌回归于声音之籁,之孔窍,与人工智能之黑话王国共建史诗,为巫,为人工人,为镜像,为音声,自我引渡,自我弥散,敲击世界与时空膜之边界。



造神记:荷鲁斯、维纳斯与斯芬克斯

即兴声音剧场


人依从自己的模样造神,并声称神按照自己的模样造人。此刻的鸟人、狮子精与女子所来何处?我们从自己的意识中取出记忆、臆想以及不可知的远古来路,从粉碎自己的生物性开始,重新造神。


弥诺陶洛斯

弥诺陶洛洛斯

舞蹈


这是一段呈现弥诺陶洛洛斯沉浸于禅意花园的舞蹈作品。

在希腊神话中,弥诺陶洛洛斯是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是一种介于“人”和“兽”之间的存在。受到米诺斯的命令,他被长年年困于代达罗斯修建的迷宫中,并最终被忒修斯制服杀死。

虽然直观的来看,把希腊神话的怪物与日本神道教捆绑在⼀一起是一个荒谬的概念,然而这个作品⼒力力图为这个主题提供一个更更广泛的视⻆角:基于日本神道教的信仰根基,糅合多神论和泛灵论的成分,我们可以设想禅意花园中这个同时包含残暴暴和圣洁的神话⻆角色,其实象征了了人在一种动物性本能的驱使下,从未停止的探究其内在平和乃至“神性”的过程。

这段舞蹈表演并没有专注于反映某种特定故事情节,而是呈现一个空间转换的画面,取代了了迷宫,弥诺陶洛洛斯被围困在日式的禅意花园之中。


《动物园》

《生活技能》

舞蹈


九种被困在人类城市里的动物,九种被困在动物本能里的人类……

反应当代都市生活中人被困被欺骗被迫成为机器。


顿月顿珠

藏戏


顿珠、顿月本是多巴桑林国的王子,他们虽然同父异母,却感情深厚,受王后挑拨踏上结伴修行的道路,途中顿月饥渴而亡,顿珠被投入水中做祭品。但是久逢的甘霖让顿月复生,英俊的面庞和慈悲的心肠让顿珠重返世间,并与异国公主成亲。最终两位王子各执掌一国,一直和睦有爱。


英歌视阈

越界及创意


英歌舞。

英歌舞依然活生生的证据,其一,今天的潮汕地区,每有大型祭祀或游神活动,英歌舞就作为仪式的一部分上演,和数百年来一样;其二,年轻的人直面那些艳俗又狰狞的脸谱,会被激发原始的恐惧与崇拜的冲动,例如我。

镜头。

镜头是当代语境的隐喻。“现场-镜头-屏幕”是当代生活方式的微缩景观。所谓当代人,是一种当代的人格或精神。于是:  情景外的人们,通过观看、拍摄、议论、传播等行为,最终构成完整情景;情境中,英歌舞的原始力量作为绝对的异质,将现场引向荒诞;情境中的当代人,则被原始力量类瘟疫感染,发见当代之下之余的自己,发作诸如恍若隔世、审视信念等病症。


空间环境即兴

舞蹈


这不是即兴深圳剧团第一次来乌镇,这次依旧是即兴。结合现场不同的空间环境,即兴创作演出,并无固定剧本。




小小的旅程

戏剧


作品结合皮影,布偶,演员扮演三种表演形式,讲述“小小”不怕失败,勇敢寻求幸福的故事。


三跳相声大会

童言桐语 说书大会

曲艺


乌青剧社,乌青意为乌托邦青年,由一群热爱戏剧的桐乡青年组成,他们因戏剧从各地归来,在梦开始的地方搭台献演。立志挖掘本土戏剧艺术、传承吴越文化当中“老底子”的东西,并结合多元现代化元素改编为各式戏剧,奉献给生育他们的这片土地。

三跳相声大会是由桐乡本地非遗曲艺“三跳书”和相声表演形式结合的实验曲艺表演。童言桐语说书大会由大朋友和小孩子一起说书唱戏劝人方,以说书的形式大话《山海经》和《桐乡风俗》中的神话故事。




版权所有 © 2019 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