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咖:乌镇戏剧节首演3部经典剧目导演QA全纪实

七场戏剧的开演照亮了第一个夜晚

开演作品中包含了三部经典系列剧目

《叶普盖尼·奥涅金》《海鸥》《风尘三侠》


今儿我们来瞅瞅,

导演们关于作品有什么想说的呢?






专访


《叶普盖尼·奥涅金》导演  俄罗斯的国宝级戏剧大师

里马斯·图米纳斯



作为艺术总监,对瓦赫坦戈夫剧院剧目的把握和要求是什么?


我没有非常硬性的要求,无论是对于剧院的规划还是演出的排演,我都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我非常信任我的演员以及合作的团队,也非常相信像莎士比亚、契诃夫这样的剧作家,相信他们的作品。其实,俄罗斯文化部长曾经“批评”我,说我只发挥了这所剧院20%的潜能,面对这样的批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始终相信,剧场有一种自我生长的能力,所以,我的工作方式也是比较自由的,更像一个寻找平衡的过程,一路走来,我仍然在寻找当中。



在信任演员的基础上,您执导他们进入角色的方式是怎样的?

我不会给演员施压,明确地告诉他们要怎么演,而是先调整他们的态度,让他们对即将表演某一角色这件事,感到很骄傲,就像悬崖上即将飞翔的鹰,抬头挺胸,准备迎风而上,如果不这样,就会跌到谷底。这个起飞的瞬间就是演员表演的开端。



您如何理解普希金这部长诗,对当下青年的意义


年轻姑娘不要去爱年轻小伙子,还是成熟点的男人好。





专访

立陶宛OKT剧团  《海鸥》导演

奥斯卡·科尔苏诺夫



契诃夫这部作品对于当代的意义?


在契诃夫的时代,《海鸥》的首演改变了剧场界。如今这部戏仍旧是对于当代的考验。妮娜,一个追求出人头地的女孩儿;柯思佳,雄心勃勃想证明自己天赋的年轻人,这样的人物至今仍是随处可以得见的。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冲突也是类似的,或者广义来说——旧的一代人不愿为新的一代人让位。这些方面都与当代文化和生活有着紧密联系。



您曾对演员们说要“从主人公特波夫的角度审视这出戏”,如何理解?

我们延续了我们在《哈姆雷特》、《在底层》这些戏中的原则:当代剧场、当代演员、当代观众。《海鸥》对于我们OKT/维尔纽斯城市剧院来说十分重要——它可以说是我们自1998年建院以来所见所闻所想的一个综合体现。契诃夫的《海鸥》在剧场中讨论“更迭”,这也是我们始终在追求的目标。所以,特波夫的“更迭”视角是与我们最为相近的创作思路。



您对乌镇戏剧节有怎样的期待

不同文化环境下的演出,包括中国,都有它的特殊性。每一次的每一个反馈你都能找到新意。乌镇邀请的剧目都很出色,我很高兴能够成为其中一员。





专访

《风尘三侠》导演  戏剧鬼才

庄一



“风尘三侠”给你的创作冲动是什么?

虬髯客、红拂女和李靖他们每个人代表着一种理想主义者。他们有很大的热情想要建造一个公平的世界,但都不太看得清楚自己的环境和周围的人,所以这其实是知识分子的一种特质。



这出戏和普通的历史题材戏剧有什么不同?

《风尘三侠》的整个结构规模也是我写过最大的戏。作品情节非常密集的那种,所以体量很大,好几条线一起进行,有点剧场版《权力的游戏》的感觉。权谋历史,个人,当代,都有各自的发展线。还有当代和历史之间的影射。虽然场地(乌镇大剧院·序厅)是个小剧场的规模,所以整个序厅的台我会全部用起来。另外打戏我不希望是戏曲的感觉,我想有电影感。我在研究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剑,我想要在舞台上可以有火花出来。



你是怎么理解侠义精神的?

是一种更大的理想主义,是想怎么建造一个理想的社会。“侠”就是社会的存在和想要的不一样的时候会做出的行动的人,当社会现状威胁到你的生存的时候,还是会坚持自己的道义的人。不怕被更强的东西压迫,很看中情感,有一定的能力,无论是体格还是智慧上,还愿意去帮助别人。有更强的东西在压迫你的时候,你能挺直脊梁,这是侠义。

版权所有 © 2019 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动:设计制作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25号